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双黑/太中】长夜 04

异界AU 架空傻白甜 百分之九十是私设 双向暗恋

       
01  02  03

  
      一04

    

       女人说完,就在中岛敦的面前两眼一闭要晕过去。        
       中岛敦腿一迈,在她倒地前单手接住了她。        

        
      “一击毙命呢,好可怜。”        
      “这支箭我以前没见过。”        
       两人站在前面评头论足,似乎是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那个.......太宰先生......我.......呕.......”白色头发的少年虚弱地站在墙角,才抬起了一个头,风又将血腥味吹到了他脸上,于是他继续低下头反胃。        
       太宰治兴致勃勃,伸手握住了长箭用力一拔,把它从墙面上抽了下来,原本被钉在墙上的尸体掉了下来,整个儿摔在了前面,从血窟窿里又流出了血,两只瞪得狰狞的眼睛直勾勾往前。     
       中岛敦只是看了一眼,然后惊恐地扭过身,胃里继续天翻地覆。 

              

       两分钟前,中岛敦接住了那个晕倒的女人,把她放在墙边靠着,准备进巷道看看怎么回事。   
       巷道很长,又是晚上,尽头昏昏暗暗,踩在软绵绵的雪地上发出诡异的“嘎吱嘎吱”的声音,中岛敦闻到了弥漫在空气里的铁锈味,他的脚步一顿,看到了最深处的尸体。   
        一支箭矢穿透男人的喉咙,将他整个儿人都钉在了墙面上,双脚离地,就像个大钟摆一样摇摇晃晃,从喉咙里流出的鲜血沿着衣服往下落,在他脚底的雪地上汇成一滩,还在不停往前延伸。
       中岛敦瞳孔猛地一缩,饥饿的胃在气味的刺激下发生痉挛,他捂住了嘴转过身,刚好与过来看情况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打了个照面。
他愣了有两三秒,然后当着太宰治的面弯下腰吐了出来。
       只是脸上肿了一块的太宰治:“……”
       太宰治面色复杂地弄了个干扰屏障在身后,暂时不会让别人注意到这儿。
       中原中也上前细细打量这具当钟摆用的男尸——从血迹上看死亡时间不超过十分钟,死者身形壮硕,衣着干练,垂在两边的手掌能看出常年练武器留下的茧疤。
       这里是一个弯折的小巷,他们走过来的长道与尸体右边的巷道刚好成一个直角。也就是说,这人从右边刚转过来就被杀了,还是被直直挂上去的那种。
       而且这附近的雪地上脚印凌乱不堪,看不出任何的线索。
太宰治先在原地欣赏了会儿中岛敦的惨状,才不紧不慢地踱过来,啧啧称奇:“一击毙命呢,好可怜。”
       中原中也没接茬,目光留在那根有三十多寸长的箭矢上。
       “这支箭我以前没见过。”
       太宰治弄出一个小光球,照亮了略显阴暗的那块地,然后用力把箭矢拔了出来。
       尸体倒下后,后面的那块石墙便完整地显露出来,上面有个大约一根手指深的箭痕,把厚实的石墙穿了大半深。
       太宰治摸了摸箭翎,深绿色的不知是什么动物的羽毛手感极佳,箭簇打造的很锋利,上面还刻着些细密的字符,不是通用语,看不太懂,用来连接的箭身使用的木料厚实,拿在手里很有分量。
      “那你觉得是从哪里来的?”太宰治说,大陆上的武器是有严格规定的,但凡厂商制作都必定要烙上私印,而这支箭上实在看不出来。
     “我猜……这是那几个精灵的。”中原中也眼神冷淡地瞥了他一眼,用脚踢了踢地上的尸体,嘲弄般冷笑:“这个人——是你这次的目标人物。”
     “他被杀的原因是因为他身上有精灵的东西。那伙精灵是从米尔希塔林赶过来的,你先他们一步是因为有人在你之前把东西带走了,所以你才会到赛尼兰德来,”中原中也顿了顿又说,“祭司长被杀来报仇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就是要拿回被抢的‘启明’。”
       太宰治吹了个下流的口哨,“几年不见,小矮人终于长脑子了,我们是不是该开瓶红酒庆祝一下?”
       中原中也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一把擒住太宰治的后颈,把他整个人猛地往下一按,险些和倒下的大兄弟来个亲密接触。
     “诶——殉情这种事我不想和这样的大叔一起啦,起码也要是中也这样的水准……嗷!”
       掐着后颈的手更用力了,中原中也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额头上蹦的欢快的青筋。
     “你给我看清楚这个人是不是你的目标人物!老子任务是来协助你把那个狗屁石头拿回去,我还要回家过年,没工夫听你在这里瞎扯淡!!”
太宰治:“……”
     “中也,”太宰治的语气突然严肃,好像接下来终于要说什么重要的大事一样,“离这么近,我根本看不清.......”
       中原中也手一松,太宰治就往尸体上倒去,好在他反应快手又长,在地上撑了一把,没事人一样又站了起来。
       他高中原中也大半个脑袋,低下头能清楚地看到自己前搭档的眼睫毛,乌黑的睫羽在肌肤上留下了一块三角的灰色影子,眼尾是往上挑起的,带着点倨傲挑衅的味道,但若是在暧昧的场景下,这就显得像是在调情了。
       中原中也微微抬起头,蔚蓝色的眼睛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仿佛他的罪行十恶不赦,将要被凌迟处死。
       太宰治无声地喟叹,老天给了中原中也一张太过好看的脸,让他看一眼火气就能消一半,多看几眼三魂六魄都能跟着去。
      “敦君,”太宰治清了清嗓子,“我交代你的事完成了吗?”
       其实中岛敦也没什么好吐的,因为他的肚子空空如也,就剩下胃酸了,一直缩在角落只是心理上接受不了如此刺激的画面,有些害怕,况且他目睹了自己的上司作死全过程,被迫听了很多不该知道的小秘密,怕被杀人灭口,于是不敢出声。
      “.......完成了。”随着话音落下,从那边抛过来一个小巧的东西,太宰治伸手接住,中原中也看到,这是那个能找人的罗盘,罗盘的指针安安静静地指着一个方向没有动,中岛敦撑着墙慢慢站起来,“我把他们几个敲晕了。”
       太宰治满意地点头,“辛苦你了,敦君,去好好休息吧。”
       他一手挥开屏障,又偏过头来对中原中也说:“不是想快点回去吗?走吧,早完事早回家。”
       中原中也冷哼了一声,跟着走了。

       太宰治这个人吧,天生反骨,恶劣因子都在骨子里奔腾,表面上看起来乖的不行,私底下实在欠打得让人牙痒痒。
       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到太宰治的时候,他站在走廊的一边,看着那个棕发的男孩跟在首领后面。红叶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你的新搭档,过去看看。”
       那时候的太宰治很羸弱,肩背瘦削得好像能被风吹倒,但是眼神却深重,一眼都望不见底,试探就如投入水中的石子,泛出几层涟漪,须臾又消失无踪。
       年幼的太宰治冲他露出了一个笑,理应是和善的,但中原中也硬是从中看出了点不着调的冷漠与讥讽。
       打那会儿起,梁子就结下了。
       中原中也看太宰治特别不顺眼;太宰治特别看不起中原中也。于是两人就这样跌跌撞撞一晃眼,过了十几年。

TBC.

11 May 2017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