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双黑/太中】长夜 03

※异界AU 架空傻白甜 百分之九十是私设 双向暗恋

※异界大陆,一年会出现四次长夜,春秋为小长夜,只有三天;夏冬为大长夜,有五天。当长夜来临时,就像地球的极夜,没有任何光,这个时候会有黑暗生物的入侵。

※是有魔法和异能的世界

※中长篇 但是我的坑品(...)总之我会努力的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我又来瞎几把乱扯淡了


01  02


       一03

 

       中原中也的手肘往后用力一撞,本想顺势折了他的手,可是身后的人似乎很熟悉他,几乎能够精准地预判他的下一个动作,一股熟悉的香味从对方的衣袖散发出来。

        两只手被扣住手腕,中原中也往后面的人瞪去,低声开口说:“你放开!”

        那人微微眯起鸢色的眼眸,“中也,你在这里干什么?”

       “来看看你死了没,太宰治!”中原中也的声音能称得上咬牙切齿了,他听到那几个异族人正在往这边走过来。

       “他们过来了。”

       “我知道。”太宰治说,他叹了一口气,松开手,把中原中也后面黑色的帽子给他戴上。

       “知道你还——”中原中也被他推到墙上,太宰治的手握在他的肩膀上,低下头凑近中原中也的脸。

       “他们三个人还要作为诱饵,不能杀掉,中也先配合我一下。”现在的交谈只能用气音,低到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见,空气里莫名多了些旖旎的意味。

       中原中也点点头,他看到太宰治意义不明地笑了笑,下一秒,太宰治冰凉的唇就压了下来,带着赛尼兰德冬季酒酿的醇香,舌尖细腻地舔过有些干燥的唇瓣,从微张的唇缝间溜了进去。中原中也瞪大了眼,一双好看的蓝色眼睛里满是惊异。

       太宰治的吻技高超位列宗师,中原中也长到现在这个岁数,感情经历为零,挡不住太宰治“宗师级”的吻,顿时鞭长莫及,不足几秒就有点腰酥腿软,只能用手紧紧攥住太宰治的衣服。

       太宰治娴熟地勾住他的舌头,掠夺走中原中也口腔里稀薄的空气,属于另一个人的气息迅速笼住了他,“轰”地一下炸得中原中也头昏脑涨,他不记得太宰治是在什么时候结束这个吻的,但是他迷迷糊糊之时听见了太宰治说了一声“滚”。

       这个字里似乎是包含了真情实意的,充满了戾气。中原中也恍惚间想起了以前的太宰治——整天一副吊儿郎当毫不在乎的样子,目光冷漠又深沉,没人看得懂他。近乎完美的作战和残酷的手段,他只要穿着黑西装站在那里,就会有种令人望而生畏的危险气场。

       但这几年太宰治功力见长演技更上一层楼,硬是让那过来看情况的异族人听出了一种小年轻风花雪月被打断的愤怒。当即也顾不得看没看清脸,说了声“抱歉”就回到自己伙伴身边了。

       太宰治得意洋洋,准备用自己前搭档的嘴唇犒劳一下自己,但当他转回头时,中原中也已经好整以暇地看他,似乎是看出了他内心龌龊的小九九,动了动嘴巴,冲他做了个口型。

       “你敢?”

       太宰治嘴一撇,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暗暗在心里给不解风情的前搭档记了一笔——明明被亲的很舒服。

       中原中也整了整衣服,从墙角往外看去,异族人拿着的那个泛着微光的罗盘上指针在不停地左右旋转。

       “这个罗盘是什么?”中原中也问。

       “一个靠着血液来寻找本体的搜查器——不过他们是找不到我的,因为上面的血液是敦君的。”

       “准备真充分,”中原中也扭头,“你对人家做了什么混账事吗死青鲭?泡了他们的姑娘还是抢了他们的东西?”

       太宰治笑了起来,凑在中原中也耳边轻声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不小心杀了他们的祭司长。”

       中原中也:“.........”那你真是太不小心了。

       “所以,那些人...那些异族人,到底有什么来头?”

 

       天又开始下雪了,积在屋檐上的雪由于厚重掉了下来,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换个地方说。”太宰治抓住中原中也的手腕,隔着一层绷带都能感觉到太宰治的手很凉,宛如生铁一般,中原中也没忍住一缩,又被太宰治强硬地拽了回去。

       “这边。”太宰治拉着中原中也左拐右拐,来到了一家酒馆里,暖气扑面而来,舒服地不行。

 

       “说吧,他们是什么人。”

       太宰治刚喝了一大杯暖酒,窝在软座上懒洋洋地不想动,“我都告诉中也这么多了,中也是不是也要说一下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吗?”

       “.......”中原中也额头上蹦出一个小井字,“我来干什么你不是早就猜到了?!”

       “可是我很想听中也说出来呀。”太宰治眨眨眼睛。

        中原中也深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不把刀拔出来捅到太宰治的喉咙里。

       “...和你有关的任务.......行了吧,你快说。”

       “好狡猾啊小矮子,”太宰治坐正了身体,小声咕哝,“明明说出来不会少块肉的。”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在中原中也暴走前说,“那些人,是精灵啦。”

       “精灵?”

       “准确地说是‘伪精灵’,毕竟精灵已经消失,世界上最后的精灵选择成为人类。伪精灵是拥有很少一部份精灵血脉的杂交种,”太宰治用手比了一个很小的距离,“他们想要复兴精灵一族,就将血脉完全转换成精灵血脉,可是只有这么一点点的精灵血脉,是盖不住其他的血脉的。”

       “所以?”

       “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像怪物一样的东西。他们如果到长夜的时候压制不住自己,就会变成攻击我们的那些家伙......精灵的堕体。”

 

       当一个生物变成堕体时,它就再也没有敌我概念,只剩下‘毁灭’这个讯息。

       每当长夜,中原中也就会被派遣到最前线。他杀过很多堕体,所以知道堕体没有所谓的痛感,如果不将它一击毙命或彻底杀死,它就会如同杀人机器一般一遍又一遍冲上来。

 

       中原中也低头看着琥珀色的酒液,声音冷静地可怕,“距离长夜还有五天,他们到底是来找什么的?”

       “启明,”太宰治说,“我这次的任务。”

       中原中也:“什么东西?”

       太宰治冲他露出了一个十分骚包的笑容,“不能说更多了,这是机密。”

       “……”中原中也烦躁地喝了一口酒,“我饿了。”

       说罢,他站起身往里走,让老板娘准备一点吃的。

 

       他们很少能够这样心平气和地坐在一张桌子前讨论事情。

       年少时两人之间的对话总是充满了火药味,一点就炸,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再大点,两人分道扬镳,一个提起对方时说:“什么垃圾玩意儿?我不认识。”另一个说:“中也吗?我还蛮熟的,一个漆黑的小矮子,品味超差的。”

       很难想象,相隔几年的再度会面,是异国他乡的雪夜,一个画本小说里的剧情。

 

       太宰治的视线从中原中也的腰线往下看,被黑色裤子包裹出流畅线条的腿,他想起了刚刚中原中也的嘴唇,红色微肿,看起来很想让人咬一口。

       其实那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

       第一次在几年前,去森鸥外办公室的路上,经过拐角的时候,太宰治突然伸出手把中原中也压到了墙上,一个没有丝毫温情的吻就落在了中原中也的嘴上,然后逐渐演变成一场角逐赛,充满了凶狠、恶意以及血腥味。

       当然在那之后中原中也一拳过来,太宰治体验了一把色欲蒙心种下的恶果,三魂六魄飞离身体的刺激。

 

       “喂,发什么呆,思春吗。”中原中也嗤笑着,端着一盆牛肉坐下。

       “在想漂亮的小姐姐。”太宰治随口说,但是目光又移到了中原中也的嘴唇上。

 

       ——这么多年了吻技还是没有任何进步,肯定乖乖的还是个处男。

       太宰治这样下结论。

 

       “是给我的吗,好感动啊中也!”

       “滚蛋吧,这是我的。”

         太宰治充耳不闻,极其不要脸,撑起身,一口咬掉了中原中也叉子上的牛肉,竖起了大拇指,“味道真棒!”

       “太宰治!你他妈不想活了吧?!”

       “…对啊,中也不知道吗?”

       “那你去死吧!”

       留在太宰治视野最后一幕的是中原中也挥过来的拳头。

 

       收回前言,他跟中原中也两人永远不可能心平气和。

  

       夜雪终于下大,来人推开酒馆的大门时,鞋底带着泥泞的雪水,身后吹过凛凛大雪,激得他浑身发抖。

 

       “——啊!”

       就在这时,女性尖叫划破了夜空,站在酒馆门口的少年敏锐地往旁边看去。

       旁边的巷道跌跌撞撞跑出了一个女人,她穿着及膝的高跟靴子一扭一扭,少年对上了她的眼睛,夜视能力极好的他清晰地看出了恐慌到极致的惊惧。

       女人声线颤抖,因为恐惧而有些失真:“…死……死人……!”


TBC.

25 Apr 2017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