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双黑/太中】长夜 02

异界AU 架空傻白甜 百分之九十是私设 双向暗恋

※异界大陆,一年会出现四次长夜,春秋为小长夜,只有三天;夏冬为大长夜,有五天。当长夜来临时,就像地球的极夜,没有任何光,这个时候会有黑暗生物的入侵。

※是有魔法和异能的世界

※中长篇 但是我的坑品(...)总之我会努力的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01

     

      一02

     

  赛尼兰德雪城靠着雪山,后面是绵延万里的冰川,温度从来只负不正,城中的店铺十家里有八家和酒搭着关系,换而言之,这里是爱酒者的天堂,也是情报最为密集的地方。

  太宰治翘着自己的大长腿坐在酒馆的角落里,手上端着一杯威士忌,不动声色地观察来往的人群。

  赛尼兰德的姑娘长着一副深邃的五官,她们大多身材高挑婀娜,善歌载舞,有人曾说赛尼兰德的姑娘眼睛里装的是冰原上的星空,当你仔细看时,你就会陷入一片璀璨星河中,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太宰治冲一个看过来的赛尼兰德姑娘举了举杯,心中感叹的确好看,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去殉情。

  

  要说起太宰治,那应该算得上一大奇谈。靠着一张好看的皮相通吃八岁以上八十岁以下全部异性,从小到大顺风顺水,八岁被黑手党雇佣兵现任首领欧森外领养;十六岁成为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史无前例的最年轻;十八岁和搭档中原中也以‘双黑’之名声振寰宇。纳帕拉斯半数以上姑娘的梦中情人,现成的钻石王老五。

  钻石王老五懒懒散散地靠着,一边纸醉金迷、温香软玉,一边怀疑自己的任务目标根本不在这。

  

  塞尼兰德城外,吉尔河上的客轮迎着北方刮来的寒风,慢慢减缓了速度。

  中原中也眯起眼睛往远处看去,几只海鸟从海平线上惊起,扑棱着翅膀拍走了,一轮火红的太阳就挂在半空中,但是周遭的气温却丝毫没有暖起来。

  船离大陆越来越近了,隐约能听到些嘈杂的人声。

  “怎么了?”中原中也问,他倚在门边,问一个路过的船员,因为他注意到这里不是塞尼兰德的港口。

  “是这样的,我们的融冰剂不够用了,今年的气温降得太快,前面的河面一定有很多大块冰,照这个速度下去,我们可能要迟两三天才能到达目的地。”

  “两三天吗……”中原中也一愣,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他把视线移到了即将靠近的港口,沉默片刻后开口说,“接下来的路我会从诺定赶过去,就不劳烦你们了——你就这么转告给船长吧。”

  “是,中原先生。”

  

  诺定以前是个小镇子,因为处在吉尔河与雅塔河交汇口处,来往商船便在这里停靠,久而久之就成为了一块商贸大地。这里交换贩卖各式各样的法具、药草、咒文、珍品,还包括一些上不了台面的,被律法严禁的东西。

  中原中也嗜酒,经常托人从这里帮他淘一些好酒,偶尔出趟任务还会在这里的酒商拍卖几瓶好酒,所以他对这附近的地形还算熟悉。

  赛尼兰德的官道行经诺定,如果骑马从这边赶过去,快的话只需要一天。

  中原中也扶稳了自己的黑色礼帽,防止被寒风吹走。由于冬季的大长夜即将来临,港口在做收尾的工作,劳工搬着木箱匆忙地来来回回,地上的积雪被踩的零零散散。

  中原中也在酒馆里要了几瓶烈酒,准备先暖暖身子然后出发。

  酒馆里比他想象的热闹了多,不同的服饰不同的容貌,来自天南地北的游人都在这里聚集。中原中也在一处人少的地方坐下,想着大家不会都是被上司支出来做任务,没法过年的吧?

  小酒馆的酒并不是很好,放在平时中原中也是绝对不会去喝的,但是在这种寒冷的环境下,一口烈酒暖肚,实在舒服的让人想小眯一会儿。

  这时,他身后传来几个人的交谈声,中原中也听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他们说的不是大陆通用语,不知是哪地的方言,拗口地可以,然后中原中也又意识到自己刚才毫无障碍地全部听了下来。

  怎么回事?中原中也想,我什么时候学的?

  “......你要去阻止侦探社的人,尤其是‘他’,绝对要......”

  后面的声音因为嘈杂的人声而有些含糊不清,但是中原中也明白了两点,他们和自己的目的地是一样的,都是赛尼兰德;他们要去拿某件东西,但是又害怕侦探社的某个人。

  中原中也的眼睛是少见的蔚蓝色,当他眯起来的时候,眼中的蓝色就会变成一道狭窄的光芒,有着说不出的寒意。

  很不巧,中原中也认识侦探社的每一个人,而现在身在赛尼兰德的只有一个人——他的任务目标太宰治。

  果然像太宰治这种祸害,到哪都会给人带麻烦。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又灌了口酒,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的前搭档太宰治比划了一个中指。

  

  那伙人要离开了,中原中也注意到他们一共有七个人,都用白色的布围住了自己的脑袋,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中原中也只看了一眼就把目光收了回来,因为那几个人令他产生了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其中有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中原中也的视线,倏地看了过来。

  中原中也长了一张很好看的脸,并不是太宰治那样能让女人疯狂到尖叫的英俊,而是一种昳丽张扬又惊心动魄的美,就像长满了刺的玫瑰,你可以欣赏,但若是动手,就会被扎出满手鲜血。

  那双眼睛是碧绿的,如同淬了毒的匕首突然刺过来,让人猝不及防。中原中也呼吸猛地一滞——那是异族人。他的大脑发出了危险的讯号,握着酒瓶的手不动声色地用力,随后抬起了手,仰起头将酒瓶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从下巴到脖颈的曲线近乎优美,黑色礼帽压着发丝遮住了他充满杀意的眼睛。

  也许是他的长相太具有欺诈性,那人只是匆匆一瞥就离开了。

  中原中也又等了一会儿,然后离开酒馆,骑上了从港口买来的马,前往官道。

  从诺定到赛尼兰德只有这一条路,他根本不怕人跟丢了。

  于是中原中也揣着一个火焰球暖手,晃晃悠悠地一路喝着小酒从诺定散步到了赛尼兰德城外。

  那几个异族人实在太过小心翼翼,好像随时都有人会跳出来劫财劫色,一路都担惊受怕。中原中也忍受不了磨磨唧唧,跟了一半就没了耐心,一骑当先,策马先到了赛尼兰德。

  城边已经竖起了许多防御大长夜的设施,又因为下着雪的原因,上面都盖着一层厚厚的积雪,中原中也抬头看了看灰暗的天空,鹅羽大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着,呼出的热气变成一层白雾氤氲着飘散在空气里。

  中原中也在城中的旅店租了一间客房,他拒绝了光头老板给他推荐的其他任何服务,上了楼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温暖的空气慢慢包围住他,让他冻僵的四肢得到了一些缓解。从窗口可以看到外面的街道,他一边吃着买来的糕点一边盯着窗外,等着那几个异族人。

  大约是傍晚四五点——天阴云厚中原中也是掐着手指头瞎算的——异族人才进了城门。中原中也顿时一改之前的萎靡之气,精神抖擞地悄悄跟上他们。

  中原中也套着一件黑色长风衣,混迹在天色愈发暗沉的城镇里简直如鱼得水。他站立在墙角后面听到了那伙异族人的说话声,他们决定兵分三路,一队去找什么劳什子的石头,另一队去杀掉太宰治,还有一队留着待命。

  中原中也没想太多,跟着第二队就走,他们似乎有什么特殊的方法,拿着一个四方的小罗盘在寻找方向。

  中原中也还在疑惑,就见其中一个人一手托着罗盘,嘴里神神叨叨不知念着什么,然后冲一个方向一指,“那边!”呼啦呼啦几个人就往那边跑。因场面太像中二少年邪教组织,中原中也只能顶着一副惨不仍睹的表情硬着头皮继续跟上。

  穿过重重小巷,中原中也鼻腔里冲进一股浓烈的酒味与脂粉味。

  他的脚步一顿,踩在了一块碎瓦片上,发出了声刺耳尖锐的噪音。中原中也心中大呼不妙,果然,异族人碧绿的眼睛就朝这边看了过来。

  就在他以为接下来会有一场硬战的时候,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双手,中原中也还没有反应过来,被一把捂住了的嘴,另一只手扣住了他的腰往后一拉。

  中原中也眼前一晃,整个儿都被扯进了一片黑暗里。

TBC.

15 Apr 2017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