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双黑/太中】长夜 01

异界AU 架空傻白甜 百分之九十是私设 双向暗恋

※异界大陆,一年会出现四次长夜,春秋为小长夜,只有三天;夏冬为大长夜,有五天。当长夜来临时,就像地球的极夜,没有任何光,这个时候会有黑暗生物的入侵。

※是有魔法和异能的世界

※中长篇 但是我的坑品(...)总之我会努力的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一00

长夜将至,

会不会有人成为奇迹,

带着自由的光,

送走这里的残酷......

 

        一01

 

  “每当长夜来临,太阳月亮和星星都被遮住,大家就会陷入长久的黑夜里,那些躲在森林深处的野兽会在这时露出利爪与獠牙,对人们进行报复.......”

  中原中也倚在女人的身边,仰起头问她,“长夜会给大家带来痛苦吗?”

  女人摸了摸他的脑袋,蔚蓝色的眼睛里氲满了他看不懂的温柔与无奈,“会呀,所以我们要打败长夜。”

  中原中也侧过身,趴在女人的腿上,“怎么打败?长夜也是人吗?它和我一样也会打架吗?”中也顿了顿,趾高气昂地说:“打架我是绝对不会败给它的!”

  那个女人真好看,金橘色的头发闲散地扎着,留下几缕垂在耳侧,皮肤白皙而光洁,有着一双令人迷醉的蓝色眼睛,五官端正自有一股宁静优雅的气息。她突然大笑起来,抱住了中原中也,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语气欢快地说,“好呀,好呀,等到中也长大了,我们就打败长夜......”

  她开心地哼起歌,声音悠远而柔和,就像是从辽阔的远方飘来一般。

  

  ............

  

  这个梦实在太温柔了,难得的让中原中也睡了个好觉,晨光熹微,新的一天开始,中原中也在窗外的鸟叫声中抓了抓头发,他心想,我的灾难又要开始了。

  黑手党佣兵团的工作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身为最年轻的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在首领每天沉迷于幼女养成的状态下,堆在他那里要他过目审核的文件多的有些夸张。

  中原中也年少成名,人生一半的时间都是在佣兵团度过,说感情不深那是不可能的事,只是相比较于坐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他更情愿拿着委托任务,带着上一群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年轻天南地北地厮杀去。

  

  凛冬的寒风从北边呼啸而来,裹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生冷地砸在人脸上。

  游吟诗人背着他巨大的行囊,拉着手风琴唱着陌生的曲调走过镇中的街道。

  

  中原中也夹着寒风与霜雪走进总部,呵出一口热气。

  “中原先生......?”部下迟疑地喊了一声,围着厚重围巾的中原中也抬起头应道,“怎么了?”

  部下露出了一副“这居然真的是中原中也我好震惊”的表情,然后在对方蔚蓝色眼睛冰冷的注视下急忙说道:“首领在办公室等您。”

  中原中也点了点头,将衣肩上的水珠拍了下去,往楼梯上方走。

  二楼办公的诸位见到中原中也标志性的小黑帽时,下意识地就挺直了脊背,停下交谈,昨天的负责人拿着几卷羊皮纸追上自己的上司,“那个...中原先生,上次的任务报告以及之前那个赖着尾款不交的雇主......”

  中原中也烦躁地揉了揉眉心,这个动作让旁边的部下跟着心惊胆战了起来,“都交给芥川。”

  部下小心翼翼地说:“芥川先生昨天就去出任务了。”

  中原中也“啧”了声,几个人的名字在脑子里转了一圈,遗憾地发现他们都被派遣出去了,留下的居然没有一个靠得住,他在推开森鸥外办公室的大门前说:“报告放我桌子上,至于那个不交钱的,先砍下一只手再说。”

  “是。”部下弯腰鞠躬,厚重的红木门在他前面“嘭”地重重合上了。

  他心有余悸地摸了摸鼻子,感觉中原先生的火气与日俱增根本控制不住。

  

  中原中也进屋的时候看到爱丽丝坐在椅子上正在吃蛋糕,他眼尖地认出这是城南新开的蛋糕店里的热销货,就是他昨天下班在那儿排了半个小时的队都没买到的酒味蛋糕。

  中原中也气的磨后牙槽,但对给自己发工资的顶头上司又敢怒不敢言,只能憋屈地站着,语气不爽地问:“干嘛,我这边一堆事情,忙都来不及。”

  “嘛,不要这么说嘛,中也君,”森鸥外双手交叉撑在下巴下面,笑眯眯地说:“书面上的事大可交给手下人去做,任务可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中原中也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心说不是你把我的手下都支出去让我变成光杆司令的吗,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什么任务?”

  “和太宰治有关。”

  中原中也眼皮一跳,“雇主是谁?”

  森鸥外笑了笑,将桌上的羊皮纸往中原中也那一推,示意他先签名字。中原中也抓起羽毛笔正要写,听见他的上司说,“雇主是我。”

    中原中也一顿,笔尖在羊皮纸上晕染出一个毛糙的深色墨点。

  “怎么了吗,中也君?”

  “没什么。”中原中也飞快地写下名字,将合约推还给他。

  森鸥外对那个写的稍稍变形的名字扬了扬眉,不置可否地笑了。羊皮纸在他手上自动卷起,一个属于黑手党佣兵团的漆印便出现在上面。

  “好了,合约成立,那么接下来的谈话也就只有我们两人知道了。”

  一道透明的屏障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中原中也身后,将办公桌前的两人和另一边吃蛋糕的爱丽丝隔了开来。

  

  五分钟后,中原中也在爱丽丝不满的声音中离开了欧森外的办公室。

  “中也,林太郎在和你偷偷讨论什么啊?喂!不要无视我啊!”

  

  中原中也以闪电般的速度回到家,一边估算着这次的任务大概要多久,一边飞快地收拾行李。

  一个小时后,他就在出发去雪城的路上了。

  纳帕拉斯城南方临海;北方是一片雨林;西边邻国,和平无争;东边是吉尔河,是一条从雪域的冰山上融化而奔腾入海的长河,养育了数代生生不息的人。

  中原中也从纳帕拉斯到雪城有三个方法。

  第一,飞过去,他们佣兵团有特殊执行证,无须去申请就可以随时出动,但是现在的天气条件实在是恶劣,飞行器不稳定容易出事故。

  第二,从雨林穿过去,不过中原中也并不想这么做。雨林危机四伏,再加上这个天气寒冷,满地冰霜,就算是马儿大概也会迷路。

  第三,坐船,从纳帕拉斯和雪城中间几乎横贯一条吉尔河,水运是最为快捷而不花他精力的方式。

  现在中原中也只期望这个时间点,他还赶得上今天的船。

  风凛冽地吹,中原中也骑着马赶到港口,地上结着霜,一扯缰绳,马儿发出嘶鸣,险些没有停住。在马儿上颠簸出来的细密的汗水被海风一吹又没了。

  港口是他们的地盘,负责的人曾经是中原中也的部下,收到通知候早在那里等他,见到他立马就笑开了,“中也先生,要出任务吗?”

  中原中也从马上下来,解开系在马上的行李,“最近的去雪城的船还有位置吗,给我安排一个。”

  “没问题,您一人吗?”

  中原中也看了他一眼没搭话,把背包往肩上一甩,“什么时间。”

  意识到自己问了个蠢问题,前部下立马收住,唯恐中原中发怒,一板一眼地答道:“还有二十分钟就发船了,就是那艘船,大概三天就能到雪城了。”

  中原中也顺着他的指向看过去,那是艘游轮,能看到几个被大人带着的小孩在玩闹。

  “船上还有几间房空余,中也先生您可以自己选。”

  “好。”中原中也不废话了,提步往船上走。

  前部下按照惯例深深鞠躬,右手在左胸上一扣,“祝君武运昌隆。”

  中原中也抬起手摆了摆,继续往前走了。

  

  这艘船大概是送外出的人回家的。

  有个小孩子在那儿玩闹,没注意后面走来的中原中也,撞在了中原中也的腿上,摔了一跤。中原中也不擅长应付小孩子,但还是蹲下身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没摔疼吧?”他问。

  小女孩的眼泪已经挂在眼眶里打转了,看到这个好看的小哥哥在问她话,又硬生生给憋了回去,她瓮声瓮气地说:“没有......小哥哥你也是回家的吗?”

  小女孩有一头深棕色的头发,有些卷曲,两侧被大人编了长长的麻花辫垂着,一副特别乖巧的样子。

  中原中也单膝蹲下刚刚好能与她平视,他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不是...我是去找人的。”

  小女孩眨眨她的大眼睛,“是个很重要的人吗?”

  中原中也疑惑地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妈妈说‘长夜’要来了,大家都要躲到家里,不能被抓走。能让小哥哥在‘长夜’快来的时候找他,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人吧。”她还是个孩子,轻而易举就被大人拙劣的谎言唬住了,坚定不移地认为长夜就是怪物。

  中原中也‘噗嗤’笑了,他笑起来的时候有种难以掩饰的张扬和魅力,“他是个很讨厌的人。”

  “既然讨厌为什么还要去找他?”

  中原中也发现小女孩的眼睛也是棕色的,那种稍浅的棕色,她的皮肤又白,就像个瓷娃娃一样,中原中也轻声说:“因为讨厌他的人想他了。”

  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轻快地说:“那你一定要找到他哦,他的家人一定也很想他。”

  中原中也眯起眼睛笑了,“去吧,去找你的妈妈。下次走路一定要小心。”

  女孩乖巧地摆摆手,然后冲自己的父母跑过去,像只归巢的小鸟,一下就扑进了母亲的怀里。

  中原中也找到了他的房间,看起来还算舒适,他把自己的行李放好,用水洗了把脸,这时他听到了轮船发出一声长长的鸣笛声,船要开了。

 

TBC.

09 Apr 2017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