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叶翔】恶道(三)

※佛教背景AU 叶修x孙翔
※狗血 天雷 慎入
※自己都害怕自己的坑品
※中长篇吧.....
※可能有bug 欢迎各位小姐姐来指出

动画猴猴看,看了七八遍被修修苏到脑子里只剩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会有这么帅这么苏这么可爱的人!!

以及我天我居然忘了大纲是什么(绝望
——————————
        三

  
  地狱,常年飘散着一股浑浊陈腐的气味,和随处可见的朱红的曼珠沙华一起,将其他味道搅得乱七八糟。
  
  孙翔随着鬼差踏入鬼门关的那一刻,身上最后一丝须弥山的佛气就被吞没了。
  
  一直被镇压着的戾气令四周的魑魅魍魉纷纷躲闪。
  
  他没去理会那些被吓得瑟瑟发抖缩作一团的小鬼,耳边是湍急的忘川河水奔流冲撞而过的声音。流水翻滚之下,压不住的是那些怨魂厉鬼周而复始的哀嚎。
  
  或许是他一身威压着实有些要人喘不过气来,一些远的近的鬼差都拿一副欲言又止的怂样偷瞄他。
  
  孙翔轻轻地哼出声含糊的鼻音,总算是掩去身上那些戾气,不紧不慢地穿过拥挤的奈何桥。
  
  缩的连脖子都看不到的鬼差也终于能呼出一口憋了许久的气,感谢阎王有眼,让这小祖宗走了。
  
  奈何桥后头才算得上是地府,脚下的石子路宽广,四通八达,里面屋舍俨然,路经的游魂个个人模狗样,安然自若。
  
  离孙翔最近的空地上有棵歪杨柳,生在地狱这种大环境下,它自己长得也是非常尽人意,一看就能感觉到阴风阵阵,一股萧瑟之意油然而生。
  
  树底下还站着一个人,又瘦又高,看过去就像个文弱书生,白色的衣袖飘飘,站那儿伤春感秋,一肚子儿女情长。
  
  孙翔朝那边走过去,近看就会发现这人和“书生”大概是搭不上边了,长得特别端庄正气,鼻梁上架着副镶金边的水晶眼镜,浑身上下一股子的精明劲儿挡都挡不住。
  
  “医师。”孙翔走到他跟前喊了一声。
  
  “嗯,”被称作医师的男人将手上的一瓶药酒递给他,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抓起他的手摸了把脉相,半晌后皱起眉说道:“我总让你静心凝神,戒骄戒躁,你为什么老不听,动辄就闹,闹的身体天翻地覆你才好受是吧?”
  
  孙翔一言不发地听着训,没敢还嘴,这小祖宗天不怕地不怕,怕来怕去也就那几个,这位刚刚好在其中占个名儿。
  
  医师贵姓张,名不详,字新杰,传说是三界中医术最高明的医师,有起死回生的手段。传闻到底是真的假的孙翔也不知道,反正这阴曹地府的死人,孙翔打小就没看见活过一个。
 
        张新杰见他心不在焉,也是想起了什么,拍了拍他肩膀,“唐昊还在等你,快去吧。”

        那日跑到须弥山作怪的阿修罗算是婆稚的继任,当初大战数日,阿修罗一族非死即伤,这么多年来也就这么个阿修罗能修炼到那种程度,可惜心智尚浅,被人一激就冲动行事,实属遗憾。

        可怜阿修罗族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东西,又要忙活开了吧。

        孙翔想到这儿,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快感。他曾要阿修罗血债血偿,如今杀一个算一个,倒没对不起大战中陨落的诸位神佛。

        老远就瞧见唐昊在酒楼上对他招手。孙翔和唐昊是发小,只是两人志不同,道不合,一个溜达到地狱当了个闲散鬼仙,另一个跑到须弥山成了个诵经念佛的小沙弥。

        孙翔走上酒楼,在唐昊面前坐下,也不动桌上的酒,直径拿起一个酒杯,在里面倒上了张新杰给他的药酒,那股味道实在是浓烈好闻,让唐昊都产生了自己喝的不是酒而是水的错觉。

        孙翔无视了唐昊那如饥似渴眼神,慢悠悠地啜了一小口,“别想了,日天,你喝一口,得睡半年。”

        唐昊气的牙痒痒,“谁是‘日天’啊!不要这么叫我!还有你,一个和尚,整天喝酒吃肉说诳语,满脑子都是谈恋爱!你这个假和尚!”

        “你们这些人,都是被佛教荼毒了精神的,谁说和尚不能喝酒不能吃肉不能说诳语的?”

        “……啊?难道可以?”

        孙翔怜悯地看了他一看,又喝了口酒,不想再和他讨论这个智障的话题了。

        “阿修罗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哦,婆稚那边没问题了,你这么一出把人家后继人弄死了,那边几个老头儿气的跳脚,不过几千年以内不会闹出啥事,毗摩质多罗那边……上次打残的还没养好,能再消停个五六百年吧。佉罗骞驮不参与这些破事,他跟地狱魔斗得开心呢,没空找你玩儿。最麻烦的是罗恸罗,你当初砍掉人家一只手,他已经对你磨刀霍霍几百年了,随时都有可能来砍你。”

        “来就来,这次把他的其他手都砍干净。”

        唐昊假装没听到这话是一个快要成佛的神说出来的,继续眼观鼻鼻观心。

        “还有一件事,兰娑娜被放出来了,前几天看到苏沐橙接的她。”

        听到这个名字,孙翔的脸色几乎没有半点变化,只是淡淡地应了声“哦。”

         “我靠你不是喜欢叶修?她可是你情敌!你这什么反应?!”

        “我挺生气,还挺烦的。”

        “看不出来啊。”

        “我一定要表现出来你才开心是吗?”*孙翔翻了个白眼。

        “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她是我情敌?太看得起她了吧。她不来烦我我便不管她,但她若是贼心不改,那可不是面壁一百年可以解决的事了。”

        唐昊:“……”哦你的意思就是还是要弄死她呗,别以为说的含蓄点我就听不懂了。

        “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唐昊冲他摆摆手,“不送了。”

        孙翔失笑:“继续喝着吧。”

        孙翔慢慢悠悠又到了忘川河边,他随着河流往上走,满地的曼珠沙华开的艳红艳红,他却踩过它们往更远处走。

        那里有栋大木屋,前面还用栅栏围了个小花园,有个人蹲在一盆忧肠花前拔野草,感觉到有人靠近,他抬起头来看,随即一愣,“孙翔?”

        “好久不见,叶秋。”

tbc.

*叶修说的话,看动画这一段的时候突然想到学叶修说话的翔翔,表面上装出啥事也没有,心里面急得像有小猫在乱抓,委屈的要死。天啦太可爱了

08 Apr 2017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