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叶翔】恶道(二)

※佛教背景AU 叶修x孙翔
※狗血 天雷 慎入
※自己都害怕自己的坑品
※中长篇吧.....
※可能有bug 欢迎各位小姐姐来指出

——————————

        二

     传闻,地藏王菩萨途经地狱,见众生痛苦,业火噬身,于是便心生怜悯,立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孙翔一屁股坐到床榻上,揉了揉脸,看着靠在门边的人不耐烦地皱起眉,道:“你不去普渡众生,出来做什么?”

        那人轻笑了一声,抛来一张硬卡,孙翔抬手接过,看了一眼,上面印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反面印着他的名字,还有一张不知道哪里找来的从来不曾出现在他记忆里略显青涩的寸板头孙翔的照片。

        “普渡众生的事有少天就够了,我是来...看看你的。”

        孙翔提起嘴角,一副若笑非笑的样子,多少有些嘲讽,“看我?我们不熟吧,喻文州。以前我受伤来求你,也没见得你......这么热情啊。”

        前无尽意菩萨喻文州笑意不变,念叨了声“阿弥陀佛”,说道:“这不是来还因果了。”

        “你想怎么还?再告诉我一个劫难,要我熬过去?”

        孙翔看着他,若不是那张亘古不变的脸和他周身的气质,现在的喻文州大概和当初的无尽意菩萨完全沾不上边。他穿着一件黑色呢子大衣,挂着一条深色长围巾,牛仔裤,高帮靴。走在街上就像任何一个普通的人类一样。

        两人似乎是相对无言了半晌,喻文州在孙翔冷漠的眼神移开了视线,他迟疑着开口,“你还念着叶修吗?”

        孙翔:“怎么,你也喜欢叶修吗?”

       无尽意菩萨垂下眼睑,“你误会了,我是劝你皈依的。”
       
        “释迦都没成功,你觉得你劝得动我?”孙翔的眼神骤然变冷,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仿佛那些年深日久积累下来的恩恩怨怨在一瞬间都要一起爆发出来一样。孙翔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出去。”

        喻文州愣了愣,随后一瞬间,他就出现在门外,房间的门在他面前合上了,他叹了口气,不知是悲是喜:“年轻人啊。”
            
             
        孙翔躺在那张小床上,床榻软的快要让他整个人都陷了进去。

        外面刮起了大风,把他房间的窗户吹的咣咣铛铛。

        孙翔合上眼,思绪一转就到了多年前,耳边仿佛还有那时震耳欲聋的打斗声,一呼一吸间,那种驱散不开的禅香和血腥味又出现了。

        当时,阿修罗王婆稚已死,长矛穿透他的躯体,魂飞魄散。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重伤。阿修罗王罗恸罗手执日月,蔽其光芒,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孙翔还未积大功德,他抱着受伤的那人从仞俐天宫逃出来,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找到了无尽意菩萨的宫殿。诸佛都在参战,唯一能救得了他的人就是喻文州。

        殿前的九百九十九格阶梯,他早已记不清自己磕倒了多少次,只记得他自己曾回过头匆匆一瞥,在两边昏黄的长明灯的掩映下,触目惊心的血迹一路蜿蜒而来。

        留在他心中唯有一句话:

        他不能死,叶修必须活着。

        无尽意菩萨宫殿威严庄重,从里面传来沙弥念佛经的声音。仿佛他们与世隔绝,不受战乱之苦。孙翔欲闯佛殿,几个佛童子拦住他不让他进去。

        孙翔无法,只能跪在殿门口。

        “须弥山孙翔求见无尽意菩萨。”

        他怀里的人早就已经开始昏迷,平时那种潇洒恣意,满嘴胡话的样子此刻也因失血过多满身伤痕而变得灰白无力。

        孙翔咬紧了下唇,嘴唇在路上就已经被他咬烂,如今深褐的血迹干结住,再也流不出血。

        孙翔挺直腰板,大声朝殿内喊到:“求无尽意菩萨救命!”

        “须弥山孙翔求无尽意菩萨救命!”

        ........

        其实那并不算是很长的时间,只是在孙翔看来,当时的每一秒都被无限拉长,冗长地要人不能忍受。

        沙弥并未停止诵读经书的声音,往日他听叶修轻读佛经,即便是懒散的嗓音也能让他静下心来,现在却使他烦躁不堪,心口涌出暴虐的怒意。

        终于有人出现了,白色长袍的衣角才飘进他的眼角,孙翔便深吸了一口气,重重地磕头,“求无尽意菩萨救他一命!”

         他一直低着头没起来,半晌才听见那人说话。

         “我救不了他。”

        孙翔惊愕万分,这句话恍若重重的一击,几乎要将他压垮在地。

        菩萨继续说:“他命中有此劫,必须由他自己来渡。我救不了他,你回去罢。”

        “可是他快死了!”

        喻文州只是沉默着回看他,抬手合上了殿口的朱漆大门。阻断了孙翔的视线,也阻断了殿堂内沙弥的诵经声。

        世界归入一片沉寂,恍若九天十地之中就剩下他和他怀中行将就木的人。
              
              
        孙翔睁开眼睛,突然发觉屋外开始下雨了。雨水缠绵着,细细地落在玻璃上,带着黎明的一丝丝微光。

        孙翔曾手刃阿修罗王,战八百万邪神恶鬼,功德已满,战功赫赫,须弥山众只当他差一步便可顿悟成佛。

        可是他不能。佛说,他私念太深,还未断清;心魔太重,还未除尽。

        罗汉斥他离经叛道,心无佛法,孙翔不屑,众生皆有佛性,得道成佛又岂只有一种方法?

        他推开了窗户,屋内停滞的空气又开始流动,风中有着宁静温和的感觉。

        特别像你。

        孙翔的指尖微动。在很多时候,他总会有一种错觉,好像下一秒自己的魂魄就会随着这风而飘远,那些他至今都还难以承担的东西再不会困扰他。

        他虚虚眯起眼,晨曦的光芒隐没在厚重的云翳后面,仍旧是灰暗充斥着世界。

        他该离开了。
          
         
        喻文州听到隔壁的房间轻轻地扣上了门,对方的脚步沉稳而缓慢,渐渐越走越远。

        他往椅背靠了靠,说:“你家小朋友的脾气真是……呵,可怜我又要唱个黑脸。”

        “你到底想要他怎么样啊?叶修。”

        他身后的阴影中走出一个颀长的身影,苍白修长的手指按在红木椅背上,指节泛白,平日里漫不经心的语调此刻难得的严肃了起来。
        “我要他成佛。”

          
         

13 Dec 2016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