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叶翔】恶道(一)

※佛教背景AU 叶修x孙翔
※狗血 天雷 慎入
※自己都害怕自己的坑品
※中长篇吧.....
※可能有bug 欢迎各位小姐姐来指出

——————
〔帝释天〕 全名为释提桓因陀罗,简称因陀罗。是佛教“二十诸天”中的第二位天王,乃十二天之一。镇护东方,居于须弥山顶之忉利天,其城称善见城。有很多老婆,又是男生女相。

〔须弥山〕 一座很厉害的山,上面很多佛,山由金银琉璃水晶四宝构成,山顶住着帝释天。

〔地居天〕 佛典谓居住于空中之天众为空居天;谓居住于地上之天众为地居天,亦即六欲天中的四天王天及忉利天。
地居天的神不断七情六欲。

————

        一

  孙翔还记得他第一次望见须弥山的时候。

  百万丈高的山峰被云霭环绕,明亮耀眼的光使整座山峰都熠熠生辉。终年不化的积雪从最上方延伸下来,零星地落在四处,巍峨的庙宇星罗棋布,叆叇氤氲。咸海的水汽裹夹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禅香呼啸着从他身边滑过。

  那时他还年岁尚小,不懂什么叫做掩饰。他只知道,自己不喜欢那味道,于是他往抱着他的那人怀里又缩了缩,对着须弥山的金玉琉璃闭上了眼。

  晃而一个睁眼,已经漫溯过了千百年。
  

  “斗神大人,他来了。”有人轻声叫他,把孙翔从偏远的回忆里扯了出来。

  “我知道。”孙翔应了声,收回目光转身,他总是习惯披着一身金色袈裟,即便是这样也难掩身上的一股戾气。他的手中握着一柄黑色战矛,从头到尾都是黑色的,深沉但是绝不暗淡,两侧凹陷的血槽中隐隐有猩红血光。

  “大老远就听见声音了。”

  孙翔遥遥看去,巨身的阿修罗已经穿过屏障来到须弥山前。

  他拿起腰间系着的酒瓶,仰头灌了下去,浓烈的酒水穿过他的喉咙,引起火烧一般的炙热——那是八热地狱的炽浆酿成的酒液,蕴含着近乎恐怖的怒意。

        佛童子躲开视线,他有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而这烈酒味道扩散,浓郁到使他头晕目眩,险些沉迷。

        孙翔丢下酒瓶一抹嘴,玉石酒瓶落在了海中,摇摇晃晃着沉了下去。

        “斗神大人,帝释天大人让您——”佛童子还未说完,孙翔已经握紧却邪,直冲阿修罗去。

        战矛利刃在空气中划开一声尖锐的响声。

        “——勿杀,留情......”佛童子瞪大了眼睛,后半句话飘散在疾风里。

        阿修罗,果报殊胜,享极乐之巅,又嗜杀成性。

        若要问整个地居天谁最恨他们,非斗神孙翔莫属。

        有多恨?

        恨不得他们刀斧加身,坠入地狱,受八寒八热地狱寒冰炎火之苦;恨不得使忘川河水在他们身上烧灼,厉鬼终日索命哀响不绝;恨不得让那地藏王菩萨在他们面前叽叽歪歪说上个几千几百年,权当超度。

        佛童子猛地抽回神,刚刚一晃神间,他想起了几百年前好像也有人,提着一柄战矛迎战阿修罗,只需要几个瞬息就能解决。

        孙翔已经和阿修罗打起来了,法相天地“一叶之秋”高大到和阿修罗的形体相似,神情清淡冷静,面容俊俏张扬,乍一看却有些不像孙翔。金缕衣挂了半肩,另一侧肌肉匀称,佛纹爬了满身,左手握一串红木佛珠,右手长矛柱地。

        阿修罗一面三眼,三面六臂,足立大海,身越须弥山,却硬生生被孙翔的应化之身挡住了。咸湿的水汽和巨大的威压令佛童子难以站稳,他眯起眼睛,在扑来的劲风中能勉强看到孙翔的身影。

   那一瞬间,佛童子几乎屏住了呼吸,他居然在却邪上看到了一条赤色巨龙,随着战矛的刺出咆哮着低沉的龙吟冲过阿修罗的身体。 

  佛童子被强大的气浪推开几十米远,狠狠地掀翻在地上。随后,他听到了一声震动天地的巨响,连须弥山的地都震了震——阿修罗死了。

        孙翔收起却邪,战矛缩为一个小小的戒指,又牢牢靠靠地戴回了孙翔的手指上。

        他的身形在光影里只剩下一个轮廓,削瘦挺拔,颇有些孤寂清冷,红光在眼中一闪而逝,又被墨黑色晕染吞没。

        阿修罗已经化成无数金色光屑,在空中飘散开来。

        “起来。”有人走到佛童子身边对他伸出了手。

        佛童子一抬头,对方那张俊气地不像话的脸就撞到了眼睛里,佛童子短暂地一愣神,马上反应了过来,“不、不用......麻烦您。”他用手在僧袍上擦了擦,自己支撑着爬了起来。

  周泽楷也没说什么,收回手,缓声道:“阿修罗死了,你回去和因陀罗说吧。”

        “.......是。”

        佛童子看了眼朝这边走过来的孙翔,对着周泽楷双手合十拜了一声就跑开了。

        孙翔依旧是那张要死不活的麻木脸,见到周泽楷后,紧绷着的脸终于有些松动,轻轻喊了声“队长”——这是因为几年前和周泽楷去地狱蹲点找人的时候跟几个人类学的。

        “你怎么来了?”

        孙翔两鬓的一小缕发丝胡乱地贴在脸颊上,周泽楷原先想帮他抚开,白袖底下的手指却在他抬起前神经性地抽搐了一下,让他压下了这个念头。周泽楷抿了抿嘴,说:“回去了。”

        孙翔愣了会儿,说道:“回去也是看佛经——”

        “有庆功宴。”周泽楷定定地看他。

        孙翔皱起了眉,他早年经历无数沉沉浮浮,看人眼色的本领早就在更上一层楼,周泽楷看着他的眼神里有一些孙翔无法接受,也承受不了的东西。于是他后退了小半步,摇了摇头,缓慢又果决。

        “您知道,我对叶修……”接着孙翔笑了笑,“我还有些事没处理。”

        他细细摩挲着冰凉的却邪,仿佛这个动作可以让他定下心来。

        “很重要的事,得出去一趟。”

        说完,他转身离开,金色红边的僧袍在空中翻滚,好像挥开了四周浅浅的禅香,使孙翔和须弥山彻底分离了,恍若两个世界。
  

        他来到人界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

        人界似乎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他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毕竟过了好几百年。

        孙翔踢开脚边的塑料袋垃圾,从昏暗的小巷子里走了出去。

        霓虹闪烁,灯红酒绿,炫目又迷离。

        他仿佛误入异世的游僧,与整个现世格格不入。

        孙翔眉梢一扬,还是裹着夜色混迹到了人群中。

      
       “住宿一晚。”孙翔站在服务台前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坐在那儿的姑娘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他身上的僧袍没有多大在意,淡淡道:“单人房两百八十八,身份证拿出来。”

         ........什么玩意儿?

        孙翔困难地扯出一个僵硬的笑,想拿出碎银的手一僵,觉得还是用幻术解决吧。

        一抹精光在他眼底汇聚,那姑娘不受控制地紧盯住他的眼睛。

        就在这时,一只白净的手从他身后伸出,手指夹着两张卡,敲了敲大理石台的台面。

         “不好意思,两间单人房。”

        幻术被打断,孙翔扭过头看他,惊愕闪过,“怎么是你?”

        “刚好遇见而已,相遇即缘分。”那人笑了笑说道。

06 Nov 2016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