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楚路〕再见 01

失踪人口的诈尸!
这一篇的上一章都快隔两个月了(; ̄ェ ̄)
我以为我要坑了,但我还是打出来了(・_・;
这个cp很冷吗?为什么你们都不发粮呢?
饿ing

>>>>避雷:

年上 25岁楚x18岁路

私设啊ooc啊蛮严重

苏苏苏金手指很狗血

不定时更新 傻白甜

楚子航穿越 路明非重生

等龙五出了我大概会被打脸

梗源自于龙四里>>>


路明泽说: 我的能力可以帮你倒回到18岁那年,让你再选一次,选择当普通人,但通往卡塞尔学院的那扇门将永远关闭。


:-) 


这说明 路明非可以回去…虽然原来是说 如果他回去的话那个世界里没有楚子航 不过如果杀胚师兄在格陵兰岛穿越了...(原谅我这个如此雷的剧情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那么正文走起>>>



【我不想茕茕孑立,也不愿踽踽独行】

格陵兰海的冰面,透亮又光洁,反射出湛蓝如洗的天空,几乎要和海水融为一体。
已近白晓,天海交界处亮了起来,楚子航迷迷糊糊地躺在冰面上,意识快要消散在凛冽的寒风中。

“那里有个人!!”船上的水手大声喊道,YAMAL号显得有些寂静,圣诞夜的狂欢让船上的旅客还陷在黑甜的梦中。

楚子航终于感觉到四周有暖源,指尖一点点从冰凉中恢复过来。
他睁开眼睛,侧过头能够看到一个宽阔的背影,行动快过大脑想去摸刀,随后他才发现自己全身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缠上了绷带。
那个俄罗斯男人察觉到他醒了,马上停止手上的动作来到他面前。
是萨沙•雷巴尔科!
这个认知让楚子航心脏突然间猛烈地撞击。
明明昆古尼尔之枪已经击穿了他的身体,而那支枪一旦射出就必然命中,那支枪上带着的是死亡的命运。

那么,现在他又处在哪里?

“年轻人,感觉还好吗?”萨沙问道,眯起了那双鹰目一般灰色眼睛,“来北极圈玩潜水,总是要注意安全的。怎么称呼您?”
他比楚子航印象中的那个人要再年轻些。
“我姓楚,楚子航。”
赤金色的瞳孔让萨沙怔住了,他移开眼睛,只觉得那对诡异的瞳孔中藏着太古的凶兽,随时都会突破瞳孔的束缚出来吃人。
“楚先生,我是萨沙•雷巴尔科,是这艘YAMAL号的船长,我的船员在冰面上发现了你。”
楚子航皱起了眉,“今天是12月26日?”
“是的,2006年12月26日,昨天是圣诞夜。”
2006年。
楚子航攥紧了身上的被子。
什么情况?
萨沙问:“有什么不对吗?”
楚子航摇头:“没有,是我想多了。”
萨沙耸肩,“今天我们就要返航回国,按理说我们是要将您交给地方政府,但是您应该不想这样。”军人的直觉告诉他那样的伤口不像是在潜水时遇到危险,更像是和某人对峙。
楚子航沉吟片刻,道:“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路明非在黑暗里醒过来,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叫嚣着不适应。
灰蒙蒙的一片,他眯起眼睛看四周,发现这里还是他婶婶家的天台。
路明非不耐烦的蹙眉,“路鸣泽!路鸣泽你搞什么鬼?”
那个小恶魔没有出来,发出声音的是楼下窗户里他堂弟路鸣泽。
路明非吓得差点从天台跳下去。
“路明非你在上面干什么?还不快下来吃饭!”
路明非:“………”

当路明非坐在餐桌前拿着一碗白米饭时还是感觉不真实。
他扒了两口白饭,然后问到,“今天几号啊?”
路鸣泽奇怪地看了他一眼,“7月3号。”
“什么?”路明非以为自己没听清,又问了一遍。
“7月3号,你不是刚考完高考?”
“……”路明非摸出他那个早就被淘汰的诺基亚。
屏幕上刺眼的“2009年7月3日”。
他惊异地张大双眼,好像想起了什么,猛地站起身往外跑。
“诶,路明非你干嘛啊!”
路明非蹬上鞋,几秒就跑不见影,声音在楼道间来来回回飘荡:“路鸣泽我师兄要是不见了,我特么跟你拼命!”
表弟路鸣泽:“………啥?”

路明非往前跑,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
「楚子航你一定要等我」
细雨迎面落在他的脸上,冰凉冰凉的,就像是世界怀揣着恶意一般阻止他前进。
他眯着眼睛往前,一瞬间眼瞳变成金色,在一片朦朦胧胧的灰暗里散发着无比骇人的气势。
雨越下越大,他孤身一人,踏过水塘,踩过蹦跳的雨点。这条路似乎是笔直向前的,似乎是没有尽头的,就像是一个梦一样。
就算是个梦也好。
小衰仔想,让我再见他一次。

手握住铁门,路明非低着头大声喘气。
管家打扮的老人惊讶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年轻人你还好吗?”
“你好…哈,我找…楚子航。”
雨水顺着他的头发流下来,在脸上粘粘糊糊的,狼狈至极,唯有一双奇怪的金色的眼睛明亮地仿佛能把一切灼伤。
打着伞的老人惊讶片刻,说:“年轻人,我们这里没有叫‘楚子航’的人,你是不是认错了?”

天空猛地劈下一道闪电,路明非的脸被照的惨白。
一时间,仿佛全世界的声音都在嘈杂雨声中消失殆尽。
就如同黄金瞳的光芒黯淡,充斥着灰败与孤独。

路明非在老人愕然的目光中踉踉跄跄跑远。

他缩在某个墙的角落,任由滔天的雨点和孤独感吞没他。

这是路鸣泽告诉他的世界,是奥丁修改过的世界。
这个世界里没有楚子航,那个杀胚师兄,他没有从尼泊龙根里出来。
这个世界只剩下他路明非一个人,踽踽独行。

前面出现一个人影,伸过手将黑色的雨伞撑在路明非头顶,帮他挡住雨。

27 Mar 2016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