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楚路〕再见 00

>>>避雷:

年上 25岁楚x18岁路

私设啊ooc啊蛮严重

苏苏苏金手指很狗血

不定时更新 傻白甜

楚子航穿越 路明非重生

等龙五出了我大概会被打脸

梗源自于龙四里〉〉〉

路明泽说: 我的能力可以帮你倒回到18岁那年,让你再选一次,选择当普通人,但通往卡塞尔学院的那扇门将永远关闭。

:-) 

这说明 路明非可以回去…虽然原来是说 如果他回去的话那个世界里没有楚子航 不过如果杀胚师兄在格陵兰岛穿越了...(原谅我这个如此雷的剧情


我其实就是想吃糖想吃肉啊啊啊啊啊!

正文(00)>>>>>


【我抛弃全世界也要拥抱你】

昆古尼尔之枪贯穿他的胸膛,蜘蛛切和童子切斜插在海水下的淤泥中,支撑着他的身体,永燃的黄金瞳蒙上一层灰暗,握住刀柄的手背上沾着鲜血青筋暴起。

他垂着头,看着水面上自己的影子,从额间滴下来的血水落到水上,弥漫开来。

他又想起八年前的雨夜。

那场雨铺天盖地地来,冲刷走了一切属于那个男人的痕迹。

四周的水不怎么流动,他却觉得那水仿佛要把他带走。


黄金瞳里最后印着的是天空。

格陵兰岛冰川上的天空。


2012年12月26号的晨辉里。

有一个人被全世界遗忘。



路明非感觉到全身都在痛。

他妈身体都被穿了个洞不痛你试试。

当奥丁的身体化为金色光屑消失不见的时候,他牵了牵嘴角,无力地跪倒下去。

他仿佛听到了路明泽的笑声。


真他妈太欠揍了!


“哥哥,你快死了。”

“我知道。”路明非突然意识到自己身在婶婶家的天台上,风轻轻地吹,周围是夏季的蝉鸣,安然地不像话。身上还残留着之前的痛觉,让他一点一点把自己缩了起来。

“如果你把剩下的四分之一给我,我就能帮你哦。”

路明非哼哼了几声,“那我死还是不死都没区别了。”

“我师兄呢?”

路明泽愣了一下,似笑非笑,然后突然问到:“如果让你在世界和楚子航之间选一个,你会选什么?”

路明非笑了,“我选世界的话,你会救我吗?”

“说不定哦。”

路明非翻了个身仰躺着,声音疲惫,“我会选师兄。”

“为什么?”

“我为了师兄上刀山下火海,也不差这一点了。”路明非说,顿了一会儿,他用手遮住了眼睛,就好像是因为阳光太刺眼,“事实上,我也不知道。”

路明泽笑的狡黠,眼睛里透着捉摸不定的光。

“他死了。”

路明非身体一僵,久久地没说话,就像睡着了一样。

路明泽抬头,发现这个构建出来的世界正在逐渐崩塌。


“看在你这么卖力的份上,这就算奖励哦,哥哥,虽然不能如你愿了。


路明非终于陷入了黑暗的漩涡里。









19 Feb 2016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