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楚路〕新年小短文

粮不够吃自己产喽(; ̄ェ ̄)

*

<龙四路主席 面瘫师兄回来啦 告诉你们这个也没有什么卵用>

<编不下去的时候会冒垃圾话>

<你们猜的到的结局>

<烂俗的告白梗>

<新年快乐>>>

******

     

晚上的北京城异常热闹,毕竟是除夕夜。

路明非躺在旅馆床上刷着手机上卡塞尔学院微信群的红包。

恺撒嫌弃每次只能发200元,连发了10个,路明非一手一个手机抢的不亦乐乎。

师兄的手机次次都是“最佳手气”,路明非觉得这个人或许和他妈妈一样,天生有福气buff加持。

就算误入尼伯龙根也能出去,就算被所有人遗忘了也有一个衰小孩愿意背弃全世界去找他。

虽然好像加在了什么奇怪的地方。

       

路明非往被子里又缩了缩,整个人都陷在了柔软的床垫里,英伦贵族风的burberry风衣,伦敦萨维尔街制定的纯色西装都被他随意地丢在床上。好像被毛巾蹂躏过的鸡窝头半湿半干地立着。

窗户外噼里啪啦燃着烟火,电视里歌舞升平放着春晚。

路明非鼓着嘴,哪个学校大年夜还让学生在外面出任务的!

        

浴室门被拉开,走出来的人穿着睡袍,周身氤氲着热气,微微低着头擦头发,光洁的后脖颈弯出一个性感的弧度,路明非没骨气地咽了口口水,强迫自己把视线转到手机上。

微信上诺诺开了个私聊,弄的路明非后耳根都烧了起来。

[师师师姐]:新年礼物怎么样,开心吗?(笑

[路公公很累]:.......什么新年礼物?

[师师师姐]:五星级宾馆啊,不然你们以为在除夕夜还能找到旅馆?

[路公公很累]:............师姐您真是费心了!

[师师师姐]:不费心不费心,你倒是好好把握机会。

[路公公很累]:把把握什么?

[师师师姐]:告白啊。

卧槽儿,师姐这你都知道!料事如神啊!

感觉旁边的被子被掀开,热源靠近他,路明非眼明手快地按掉手机屏幕。

“在看什么?”凑的有点近,呼吸留在路明非脸上,绕着暧昧不明的氛围,弄的他仅存的理智都开始混沌不清。

“抢、红包。”路明非尴尬地把腿收了起来。

“别乱动。”楚子航的手在被子底下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按住了路明非的大腿。

“欸?”侧过头,猛然被印入一双黄金瞳中,那里仿佛柔情似水,只有他一个人。

楚子航好看的眉间皱出一道浅浅的痕迹:“下午的枪伤有没有上过药?”

手指碰在腿上,感觉有些凉意,路明非耳朵充血,理智岌岌可危,看到楚子航想要掀被子马上抓住他的手,“没事、我上药了,擦伤而已,擦伤而已……”

想到什么的楚子航突然伸出一只手绕过路明非抵在床背上,扭过身体来正对路明非,就连那只抓住的手也被他摸索着十指相扣按在枕头上。

那是鼻尖几乎能碰上的距离,黄金瞳里就印着他一个人,路明非觉得自己就快被淹没沉溺其中。

“你喝酒了?”

“啊,嗯......之前在大厅喝了杯红酒。”路明非脑袋浑浑的,吐槽如弹幕般在他脑中划过。

「师兄你的鼻子为什么那么灵?」

「我被床咚了你居然想问这个?」

「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不过有一条被他紧紧抓住,「我还没告白师兄你这什么意思」

于是他艰难地看着楚子航的眼睛,“师兄......其实,我……”

话都到嗓子眼,但是看着那认真的眼睛,又被他生生憋了回去。

“就是想说,新年快乐!师兄有什么新年愿望?!”

       

“新年愿望?有啊。”楚子航垂下眼帘,视线在路明非水润的嘴唇上转了一圈。

低低的嗓音快要苏炸了。

“我希望,接下来的一年,我可以和路明非在一起,然后,一直到永远,”

     

路明非懵逼了几秒,随后脸涨的通红,卧槽惊喜来的太突然我没有一丝丝的防备就这样被闯了进来。

师兄你这样直球真的好嘛?!

        

路明非听到楚子航轻轻的笑声,其实有点不真切像是他臆想出来的,但是苏得可以,简直是犯规啊。

“你呢?你有什么愿望?”这是用很正常的口吻问出来,可路明非隐约觉得带着笑,有点宠,仿佛他要全世界都能给他。

     

“...同、同上。”

     

眉眼柔了下来,是一个能够让姑娘们尖叫的表情:“收到。”

      

接着,对方的唇就压了下来,舌头长驱直入,熟练地就像演练过上百遍一样,挑起路明非的舌头,绞紧舌尖,留恋着那一点点的酒味,却好像能沉醉。然后细致温柔地舔过口腔内壁。

温存了近十秒,一吻结束路明非还眯着眼迷离游神,楚子航关掉电视按下床头灯开关,拉着路明非睡下。

“晚安。”轻轻地在他额头吻了下来。

     

新年快乐。


08 Feb 2016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