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平凡之路 01

我们为生活奔波,也为爱情活着。

01
酒吧就在学校后面的步行街上,整条街都是统一的灰黑色砖墙,蓝色的LED灯管拼出歪歪扭扭的英文单词“RAVEN”。

张灵玉是第一次来酒吧,诸葛青把他带进门后就不管他了,一转眼就消失在人潮中,他在炫目的灯光前还没想好是不是要回寝室继续研究课题,门口乌泱泱走进一大帮人,生生把他挤进了舞池。

衣着暴|露的漂亮姑娘一瞬间就贴上了他的身体,随着音乐节拍舞动,冲他眨了眨眼睛,眼影带着闪粉,在灯光下散发着细碎的闪烁光亮。张灵玉冷淡地笑了笑——他的眼睛有些狭长,眼角是双眼皮收成一条线平平划出去的,眼瞳更是冰蓝色,在暗处变得颜色幽深,显得异常疏离不近人情,有点冷淡——伸手隔开了两人的距离,然后往舞池外走。

吧台那里围坐着很多人,张灵玉越过人群看到了一位高挑的调酒师,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袖子被他挽到手肘,小臂的肌肉线条流畅,腕骨微微凸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手指很好看,骨节分明,看起来很有力,牢牢地抓住了调酒杯。

调酒师的动作很快,在昏暗暧昧的光灯之下能看到残影。

“咣”,不锈钢碰到大理石流理台发出一声脆响。虽然周围很嘈杂,但那声音似乎非常清楚,好像是咣当一下落在了他的心口上。

调酒师伸手打开雪克杯的杯盖,一缕凉气就从杯口冒了出来,白色的雾气模糊了放在杯口边缘的白皙手指。调酒师拿起雪克杯,将里面猩红的酒液倒进马天尼杯里,那像是一段红绸,在灯光下流动着隐晦而明亮的光,柔软又悄无声息地落了进去,没有溅出一滴。

调酒师的另一只手从酒架上抽出了一瓶杜松子酒,酒瓶在他手中转了两圈,又漂亮地垂下,淡金色的酒液如同炸弹,让原先红色的酒液分散开,片刻后它们泾渭分明地变成上下两层。

“您的酒。”调酒师弯下腰,将酒杯推到吧台上,对一位女士轻声说。

他的脸终于不是被隐藏在黑暗里,就露出一小块下巴上的肌肤。灯光下的他看起来很年轻,五官不能说是传统意义上的帅,单是组合起来只能说清俊,但是当他勾起嘴角时,眼角就会往下一弯,长长的眼睫挡住了更多细碎的光,只留下了一星半点的光晕,有种让人怦然心动的英俊。

半长的头发散着,乌黑的头发贴在脸颊边,多了一份无言的性感。那女士虽然拿着酒杯,视线却狂热地落在调酒师的脸上。

张灵玉没有在那儿停留很久,他找了个清净没人的卡座,问酒保要了一杯冰水,打开手机找了和课题有关的论文,继续研究。

他并不打算在这里太久,顶多一个小时,不论诸葛青过不过来找他,他都会回寝室。

他的气质出尘,眼睛微垂着,眉间还有一点朱红的美人痣,典雅的像是古画里走出来的人。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像是与其他人隔绝开了,沉静又优雅。

不乏有胆子大的人上来和他搭讪,但大多都在张灵玉冷淡的目光和客气又疏离的拒绝中退缩了。

他喝了三杯冰水,想找厕所,从卡座出去转了一圈,意外发现自己在酒吧里迷路了。张灵玉站在没人的走廊中愣了一会儿,迟疑地想要打开眼前唯一的一扇门,门上标着“出口”,张灵玉猜这里应该是酒吧的后门。

才刚碰到门把手,他就听见门后面有人在说话,吓得他一下就把手收了回来。

说话的人声音不大,不过好像是靠着门的,张灵玉可以很清楚地听到他在说什么,他有些犹豫,是要走开还是直接推门出去。

“嗯……麻烦您了,这个月的费用我已经打到卡上了,好,再见……”

门那头的人似乎是叹了一口气,接着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张灵玉才来得及往后退了一步,门就打开了,一个低着头的男人从门外走进来。

张灵玉:“……”太尴尬了。

来人疑惑地抬起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张灵玉,然后露出了一个习惯使然的笑,“这位先生,迷路了吗?这里是工作人员通道,不让走的。”

张灵玉认出了这个人就是刚才那位调酒师,挽着的袖口放下了,之前披着的头发用橡皮筋随意地扎了起来,变成了一个刺咧咧的马尾。手上还拿着一部手机,是老手机了,没有触屏,单纯的按键手机。

张灵玉不动声色地快速看了他几眼,然后说道:“不好意思,洗手间往哪儿走。”

“哦,”年轻的调酒师把手机收了起来,说道:“那边走到底,左拐之后再右拐就是了。”

“谢谢。”张灵玉点点头,转身走了。

这位调酒师实在过分年轻了,像是十六七岁的中学生,张灵玉忍不住扭头看他,见到他脱下了外面披着的短袖小马甲,搭在手臂上,朝走廊的另一边过去。

仅仅算是一面之缘而已,张灵玉回去睡觉的时候却梦到了他。

他梦到了以前一些事,就像放电影似的,他从小到大的人生片段一帧一帧放映,无数个夜晚不眠不休的钻研、电脑蓝色光屏和键盘上跳动的手指、他站在国际比赛上举起奖杯、他与父母的激烈争吵和冷战、他收拾背包离家出走……

张灵玉走在荒凉的小路上,路两旁栽着高高的树,光影绰绰,什么人也没有,他走着,看到远处的小房子里透出了一点蓝色的光,好像等待着游者推开大门。他走上前,手推开了木门,门后是一个安静的地方,舞池空着,窗帘拉着,只有灯光从吧台上空落了下来,不同大小长短的酒瓶折射出奇怪的光晕,打在墙上。

凝结的空气随着他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开始缓缓流动。

调酒师坐在吧台后面无聊地擦着玻璃杯,听见开门的声音,抬头对他笑笑,笑容里充满了年轻人青葱的朝气,也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杯蓝色鸡尾酒,推到他的面前,“要和我一起喝一杯吗?”

张灵玉像是被那蓝色的半透明酒液蛊惑了一般,伸手去碰那个玻璃杯,杯壁异常凉,好像是用冰块做出来似的,他冷地打了个寒战,忽然就醒了。

寝室里黑漆漆的,外面天还没亮,他不知怎么睡的,滚到了床边,一床被子全都滑到了地上,春寒料峭,这样躺着也怪不得他被冻醒。张灵玉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3:26,他把被子从地上抓起来抖了抖又盖上了。

对床躺了两个人,睡得歪七竖八,不知道鬼混到几点才回来的诸葛青衣服都没脱,散发着一身酒气就和王也躺成一团。

王也昨天被导师叫去帮忙,凌晨才回来,这会儿正陷在深度睡眠中,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只是诸葛青半边身体都斜压在他胸口上,重地他眉头皱起小疙瘩,一副随时会睁眼的模样。

还未待张灵玉过去把他们俩分开,就看见诸葛青蠕动了一下,然后一轱辘翻到了王也床的内侧。他被衣服硌的难受,不自在地动了动,然后安然地抢了王也的半条被子,躺在那儿不动了。

王也的呼吸平缓下来,眉间蹙着的也散开了。

很好。张灵玉缩在被窝里想,不用我动手了,可以继续睡。

他阖上眼,陷入了一片光怪陆离之中。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寝室里三台手机的闹铃同一时间一起“叮叮当当”“滴滴滴滴”“哒哒哒哒”响起。

张灵玉从被子里伸出手把闹铃按掉,另外两个却依旧催人夺命地响着。他在被窝里挣扎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屈服在魔音灌耳的折磨中,认命地起来换衣服。

王也皱起眉往旁边一挪,裹着半条被子从床上摔了下来。

“……!”王也一下给摔清醒了,伸手从床头拿下手机,一把按掉闹铃。

“老青,老青!关闹钟,吵死了!”王也从地上爬起来,刚准备把被子塞到床上,结果被另一个人吓到了,“艹,你他妈怎么在我床上?!”

张灵玉穿完衣服,在他后面说,“他昨天喝酒了。”

“唉,闻出来了……”王也弯腰去找诸葛青的手机,“天爷啊,睡得跟猪一样,昨天这得是喝了多少酒。”

张灵玉仔细回想了一下,他在回来时看到围在诸葛青身边的小姑娘们,大概有七八个,那估计是真的喝了挺多的了。

说起喝酒,他就不知为何又想到了那位入了梦的调酒师,虽然他有些记不大清了,但是那个笑和那杯酒却如同某个烙印般,留在了脑海里。

他忽然想要逃避,可是自己也不知道要逃避什么,只好匆匆洗了把脸,拎起包和资料,对王也说,“我去图书馆找参考书。”

王也正试图把诸葛青的外套扒下来,抬头叫住了他,“诶灵玉,中午出去吃一顿吗?学校旁边开了一家新店,之前发了我很多优惠券,看起来还挺好吃。”

张灵玉点点头,“那我十一点回来。”

“没问题。”王也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又开始和诸葛青的外套做争斗,“老青,你他妈快醒醒啊!我的床上全是酒味!”

tbc.
一个关于互相救赎的爱情故事
随缘更新 有一点点也青(前期老王单箭头)不打tag了
我喜欢年下(ノ∀`)

评论(8)
热度(74)

魂归你心

©魂归你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