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黑乌鸦 08

08

张灵玉睡得不沉,他做了一个很浅的梦,梦里的他躺在草原上,嫩绿色的草苗轻轻在他脸上摆动,天空是碧蓝的,像是水粉画里浓墨重彩的一笔,分开了草地和天空的界限,风是柔和的,像是一双手,拂过他的额头、眉间、鼻梁、鼻尖、嘴唇、下巴,耳边传来悠长而安宁的牧笛声。那是另一个世界,一个让人羡艳的地方。

当张楚岚在他旁边坐下时,他就醒了。一片寂静中,他恍若又听见了两人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在逐渐重合。张楚岚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醒啦?身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张灵玉脑海里闪过无数不堪入目的记忆片段,他浑身一僵,感觉张楚岚触碰到他的肌肤都开始灼热地发烫。他往被子里缩了缩,半晌又摇摇头,哑着嗓子问道:“什么时候要走了?”

“看你的身体状况。”张楚岚将手上的杯子递到他面前,“帮你热了水,要喝吗?”

张灵玉伸出一截白皙的手臂,握住了水杯,另一只手撑着自己坐起来,他好像浑身没力气,一时间都没拿稳杯子,张楚岚就一只手托着他的背,另一只手包住了他的手指,将水杯移到他嘴前。

张灵玉羞得想要钻进地缝里,红着脸就着张楚岚的手喝了几口温水,喝完后他终于觉得喉咙不再干得冒烟了,他说,“早点走吧,我觉得塔那边要出事了。”

张楚岚没什么目的地,当前的任务似乎是将张灵玉完好无损地送回去,“好。”

张灵玉想抽回手指,却发现张楚岚不让他离开,他动了动,反而被握得更紧,“你......”

张楚岚笑了声,凑过去在他的嘴唇上碰了一下,“我的。”

张灵玉瞪大了眼,发现自己是第一次碰到这样光明正大耍流氓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去准备一下,你再休息会儿,”张楚岚看了看窗外的太阳,“我们下午就走。”

他把杯子放到床头柜,帮张灵玉整理了一下枕头和被子,然后走到了楼下。

院子里停着一辆黑色SUV吉普车,张楚岚将好几桶水都放进了车子的后车厢,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小吃,像是什么蜜饯、花生、苹果橘子梨,一大袋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军用压缩饼干。他还怕张灵玉胃不好,特地用保温杯装了好多的热粥。

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张楚岚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了之后,回二楼找张灵玉。

张灵玉站在床边套上一件干净的T恤,张楚岚再次看到了他肚子上那一条长长的伤疤。

“要走了吗?”张灵玉把T恤往下拉,问他。

“嗯,走吧。”

张楚岚从驾驶座上摸出了一副墨镜,驾到了鼻梁上。他看起来不像是去避难的,反而像是要去什么地方旅游,舒服得不行。

张灵玉坐在副驾驶上,这辆车一看就是从军方那边开过来的,肯定是张楚岚去了一趟隔离墙后,发现什么活人也没有,就把能用的能吃的全打包过来了。他伸手去开无线电广播。

广播里传来“刺啦刺啦”的杂音,他耐心地调着频道,无论怎么样,塔作为保护国家人民的基础,一定会下达什么指示的。五分钟后,他们终于听到了一点点杂乱的人声。

“……滋……家里……门……待援救……目前……咔……滋啦……重复一遍,……群众留在家里不要出门,关闭门窗……物,等待救援,目前我国科研人员已经投入解药研发中,即将成功!请保护好自己,善待生命!”

“看来情况还不算太差?”张楚岚笑了笑把车开出了城镇,他调出导航查找塔的位置,“如果路上顺利,三天我们就能开到。”

张灵玉却皱着眉,“不会太容易的。变异体已经到了这边,前面的路上只会更多。”

他很担心,现在的国家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广播不过是为了安抚人心,只有他们这几个从尸骸里杀出来的人才经历过那些人间地狱。

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晚上还是尽量不要睡觉了,我们轮着来驾驶,累了就换人。”张灵玉说。

张楚岚瞥了眼脸色凝重的张灵玉,同意了。张灵玉在担心什么他很清楚,前面这几千公里的路称得上危机四伏,实在没有余地让他发挥自己的英雄主义。

张灵玉的视线落在外面,蓝天绿荫和扬着黄尘的长路,路上偶尔会游荡着几个丧尸,在车开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身体随着声音转动,想要追上来,一眨眼却又被甩在了十几里后的飞尘里。

“你的伤……”张楚岚突然开口问,“是怎么回事?”

“……”张灵玉下意识摸了摸腹部横贯的长长伤疤,他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这件事有些复杂。”

他思索了一下,好像在考虑应该怎么说,然后露出了一个苦笑,“反正你迟早也是要了解的。”

“病毒最早出现的时间是在去年的10月,由于是在塔的附近,所以解决的很快,并没有引起轰动。在那之后,全国各地陆陆续续小规模地爆发了几场,但多数基本上被迅速控制下来了。”

张灵玉垂头,左手轻轻摩挲自己右手的拇指指节,“为了调查这件事的源头,军方组建了十个探查组,我是其中一员。”

“经过两个月的探查,我们发现了在一座山上的实验室,基本可以确定这种病毒不是某种动物的病菌或者人类基因的变异,这只是人为的恶劣人体实验。”

张楚岚挑眉,“人体实验?现在还有人搞这玩意儿,为了什么?长生不老还是毁灭世界?”

“为了进化,”张灵玉说,“也为了报复。侧写师说对方拥有严重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童年经历过虐待,或者……同等级人体实验。因为我们没有抓住过他,所以大多数信息只能通过数据分析得到合理猜测。”

张楚岚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点着,“就是一个疯子报复社会呗,和你的伤有什么关系?”

张灵玉摇摇头,“普通人感染病毒,虽然数量庞大,但是应付起来不算麻烦。麻烦的是那些感染了病毒的哨兵向导。”

“我在……那座山上遇到了一个向导丧尸,我的五名队友都因他而死。”

“向导丧尸有什么能力?”

“这只是我的猜测,”张灵玉吞了一口唾沫,“以他们生前的精神力为基础,那个丧尸应该是一位Alpha级的顶级向导,它能够在一定范围内释放影响哨兵的电波,也能够连接上哨兵的精神,他会使哨兵陷入狂躁,我的屏障在一分钟内就被瓦解了。而我的队友因为受到了他的影响,开始互相残杀……”

“怪不得。”张楚岚小声说,“那座山总是让人不舒服。进去的动物都变态了,出来的人也没一个活下来。”

“…………”张灵玉往后一靠,闭上了眼睛,手背压住眼睛,喃喃低语,“真可怕。”

车子开过一个加油站,张楚岚下车加满了油,又灌了几桶汽油放进后车厢里。

晚上的时候月朗星稀,他们开了一会儿天窗,看星星月亮,觉得冷了又把它关上了。张灵玉喝了几口水,不知为何困得直打哈欠。

“累的话就睡吧。”张楚岚好笑地看着张灵玉的脑袋一点一点,“我看过附近了,都是荒野,没什么东西经过的。”

张灵玉低低地应了一声,含糊而迷茫。

张楚岚俯身,一只手撑在他头边,另一只手伸到一边把他的座位放了下去。

张楚岚低头小心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晚安,小朋友。”

张灵玉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半梦半醒间居然还有意识反驳:“我不是小朋友……”

张楚岚失笑,片刻后又低头亲了几下,“那好吧,晚安,哥哥。”

tbc.
我困了,我要亲亲张灵玉小朋友才能入睡。

评论(11)
热度(94)

魂归你心

©魂归你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