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黑乌鸦 07(下)

口头耍流氓归耍流氓,考虑到张灵玉现在的身体状况,早饭重要多了。于是他带着张灵玉去一楼吃早饭,自己又回到二楼整理房间。

走之前拉住张灵玉和他说,“遇到麻烦第一时间就叫我,知道吗?我听得见的。”

张灵玉点了点头,张楚岚这才安心地上楼梯。公寓不缺的就是床,只是少床单被套罢了,他把自己房间的被子搬到另一个房间就行了。

张灵玉脑袋昏沉沉,身体里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他穿着张楚岚的衣服,待在张楚岚平时活动的地方,吃着张楚岚亲手做的早饭…空气里充满了两种不同信息素碰撞在一起,而产生的隐隐带着暧昧气息的味道。

他吃完饭,端着碗筷进厨房,出来的时候看见大黑在沙发上蹦来蹦去,一见到张灵玉出来,就扑腾着翅膀飞过来,亲昵地用柔软的颈毛蹭他。

张灵玉用手托着它,抬到眼前对视,察觉到了乌鸦眼里隐秘的想法,歪歪脑袋,问道:“你想见它?”

大黑用期冀的目光看他。

张灵玉笑了笑,让自己的精神体出来了。碗口粗的将近有三米长的白蛇缠在他的腰上,一圈又一圈,绕上手臂,然后直起脑袋,温和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亲。

“瑶光,身体还好吗?”他用手轻轻抚摸白蛇凉丝丝的躯体,蛇身上分布着细小的光滑鳞片,手感很不错,起码对于现在浑身发热的他来说,实在太舒服了。

白蛇晃了晃脑袋,“嘶嘶”吐出蛇信子。

张灵玉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去吧,我要上楼了。”

瑶光缓慢地从张灵玉身上爬下来,蛇尾一卷,就把大黑卷走了,然后贵妇一般攀上沙发,安静地躺在那儿,碧绿色的蛇瞳缱绻柔和。

张灵玉嘴角露出笑意,然后慢慢往楼梯口走。

二楼刚整理完房间的张楚岚一屁股坐在床榻上,摸出一支香烟,叼在嘴巴上点燃了。

古云: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而慕少艾。

这半生,他走的跌跌撞撞,似乎总是风里来雨里去,没有父母,也不曾遇见过爱情,更不知道什么是爱。知慕少艾对他来说,是个遥远而不可及的东西,只存在于绘本小说里的风花雪月。就好像苏普之于李文秀,杨过之于郭襄。

烟头都快烧没了,张楚岚才浅浅吸了一口,余下的全叫自己的半点忧愁散在空气中了。他叹了一口气,把烟屁股捻灭丢到垃圾桶里。扭头时,发现张灵玉站在门框边,正看着他。

暮雪似乎化开了,变成溪流汇成江河湖海,波涛之上泛着灼灼亮光。

怕什么呢,又不是护不了一个小朋友。张楚岚牵了牵嘴角,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张开手臂,冲张灵玉扬了扬下巴,“过来。”

张灵玉往这边走过来,眼里有一个万物复苏冰川融化的世界,还有一个……他。

太犯规了。张楚岚这么想。

张楚岚轻轻搂住张灵玉的腰,把他往自己身上带,张灵玉跨坐在张楚岚的腿上,脑袋发懵,不知道该做什么,就低下头碰了碰张楚岚的嘴唇。

信息素在空气里炸裂起来,像是什么心照不宣的发令枪。(AO3链接)


 

张灵玉睡了过去。张楚岚给他盖上了被子,随便套了一件衣服,轻手轻脚地爬下床。

他打开了窗户,窗外是个大晴天,阳光穿过玻璃窗投射进一道橘色的明亮的光,他捂住了胸口,奇怪那里依旧剧烈的跳动。

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生长出来了一样。

他眨眨眼睛,金色的太阳落在他的眼里,那里本是一片荒芜的大地,这时却长出了一朵蔷薇花*。

 

tbc.

*改自:我是一片荒芜的大地,而你是我最后的那朵蔷薇。(聂鲁达)

评论(22)
热度(114)

把我带走吧

©把我带走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