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黑乌鸦 06

06

三伏天又闷又潮,风吹过来时也带着些热意,好像给身体蒙了层细汗,黏腻腻的,叫人不舒服。

张楚岚搬了张小凳子坐在张灵玉的身后。这是栋集体公寓,门前自带一方小庭院,四面都筑着围墙,墙外是葱郁而高挺的香樟树。

他轻轻撩起张灵玉的几缕头发,用沾了温水的毛巾擦去发丝上粘着的污渍,再拿木梳梳开缠在一起的头发。

“明明已经给你添了很多麻烦,还让你做这种事情,真是……”张灵玉僵硬地挺着背,小声说道。

张楚岚看到他耳朵后那块雪白的肌肤变成粉红色。一点一点地烧了起来,忍不住莞尔。

“举手之劳而已,我总不能让你个伤病员自己动手吧。”

“……谢谢。”张灵玉盯着太阳的余晖落入地平线,繁星渐渐开始闪烁,他的声音轻而缓,仿佛一支羽毛从远处轻轻柔柔地落下来。

“客气什么。”都是自己人。他本来想这么说,可仔细想想也不太对,毕竟那个短暂的精神连接也不过是他的“举手之劳”罢了,过不了多久就会自行断开。情情爱爱于他来说好像是可有可无的调剂品。

于是翘起的嘴角又平复下来。

“这里的星星真好看。”张灵玉微微仰着头说。

“你以前不怎么看到吗?”张楚岚一边梳理,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们那边…星星都躲起来啦,”张灵玉说道,“很久没看到这么多的星星了。”

张楚岚清理完了他的头发,拿干毛巾轻轻搓掉上面的水。

“要去看看吗?”

“嗯?”

“看星星。”

张灵玉迟疑道:“这里也可以看啊……”

张楚岚笑了笑,示意他看那几棵树,“挡住月亮了,看着多不舒服啊。”

他说着,轻轻揉了揉张灵玉的头,“带你去个漂亮的地方。”

张灵玉还是不适应这样亲昵的举动,身体僵了一僵,却又对张楚岚所说的地方生出了些好奇。他很少从塔里出来,对外界的好奇心总是很大。

张楚岚把毛巾往盆里一丢,笑嘻嘻地扶起张灵玉,“跟我来。”

这栋公寓有五层楼,因为比较旧,所以里面没有设有电梯,想要往上走只能爬楼梯。张灵玉的腿脚有些不方便,虽然能走动,但五楼对于他来说已经算是个艰巨的挑战了。

张楚岚弯腰拎起了一袋吃的,似乎是早就准备好去上面啤酒炸鸡看星星了,他问站在楼梯间的张灵玉:“需要我帮忙吗?”

张灵玉握着扶手,缓慢地摇了摇头。他的腿之前确实受伤了,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是潜意识里一直认为这只受伤的腿脚使不上劲儿罢了,总是要克服的。

张楚岚于是就落在他两三步后,张灵玉以什么速度上楼,他也就用什么样的速度,错开这么几步只是以防张灵玉没站稳的时候能快点接住他而已。

五楼上面有个天台,以前是住客们晾晒衣服的地方,空旷又通风。

张灵玉爬了五层楼,身上也就特别热,夜晚的风没了阳光的照拂,总算多了些凉意。

“抬头。”

张楚岚在他身后说。

张灵玉仰起头,刹那间,满天繁星都飞进了他的眼里。这里比地面要高了许多,恍然有种手可摘星辰的感觉。

“是不是比在楼下看要更好看?”

张灵玉的眼睛闪亮亮的,有点像个小孩儿见到心爱玩具的模样。

张楚岚找出了一块凉席铺在地上,坦然地席地而坐,随后他扭过头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位,“过来坐,站着多累啊。不是要喝啤酒吗?我都拿上来了。”

张灵玉在他身边坐下,接过了他递来的一罐啤酒,张楚岚已经替他拉开易拉罐的口了,他嗅着啤酒的味道,盯着天空好一会儿,忽然问道:“你喝啤酒没关系吗?不会有什么……刺激感吗?”

“嗯……还好吧,我平时还是能压制住五感的,起码能降到普通人的水平……”他笑了起来,“我大概是唯一一个有烟瘾的哨兵了吧。”

张灵玉也笑了,他的声音含笑又带了些许的无奈,“抽烟对你身体不好。”他偶尔会撞见张楚岚坐在阶梯上抽烟,最开始看到时候有念叨过他一两句,在那之后张楚岚每次看到他过来,就会快速地摁灭香烟头,但一般到这个时候,他总会被嘴里的烟呛一口,然后捂着嘴一边咳嗽一边冒烟。

张楚岚喝了口啤酒,望着星空,“我小时候爷爷总带我到家里的天台上看星星。”

“那时候也是这样,一块凉席,一两包小零食,几瓶啤酒……啊,爷爷是喝白酒的,然后他指着星星跟我讲故事。”

“星座的故事吗?”张灵玉起先是皱着眉喝了一点点啤酒,尝了味道之后又壮着胆子喝了好几口。

张楚岚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没有……他给我讲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将的故事。”

“……”张灵玉眨了眨眼睛,“噗嗤”笑了出来。

他把喝了一半的啤酒放到一边,两只手撑在身后,仰着脖子感叹星空,“真好看呀。”

张灵玉指了指一颗不停闪烁的星星,“那颗特别亮,还闪我的眼睛。”

“说不定它认识你。”张楚岚接口说着,话音刚落,空气却忽然寂静了。张楚岚一愣,扭头去看张灵玉,只见他的脸上露出了一副迷茫的要哭不哭的表情。

“……是这样吗?”张灵玉喃喃道。

过了一会儿,张灵玉往后躺下了,他一只手手背捂住了眼睛,小声说:“我的一个朋友……他死了,就在那个森林里面,我还没来得及带走他的遗体。”

他的声音不大,带着微弱的让人不易察觉的颤抖,“他以前总和我说‘如果哪天我为国捐躯,就别给我收尸了,以天为被地为席,又何必马革裹尸还,反正就在战场旷野里躺着,最后变成一个能亮死你的星星呗’……可我不想啊,他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会接受……接受这样的死法?”

张楚岚愕然,他看的分明,张灵玉的眼角滑下了一滴眼泪。

他没想到一罐啤酒和一汪星空让张灵玉压抑许久的内心松懈,诉说出那些平日里无形压在他肩上的负担。

他更没想到张灵玉的酒量如此之差,半罐啤酒就让他醉了。

张楚岚无可奈何,伸手将在凉席上沉沉睡去的人抱起,小心地下了楼。张灵玉身高只比他低一点,这会儿却没骨头似的将头靠在他胸口处。

他思索片刻,将张灵玉放到了自己的床上——毕竟那沙发睡得也不舒服。

张灵玉睡着的样子特别的不谙世事,像是某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坠入凡尘。

张楚岚站在床边垂眸看他,半晌又轻轻呼出一口气,弯下腰,嘴唇在他额头上碰了一下。

晚安,你的星星一定会保护你的。
    
    
     
     
tbc.
前两天发烧感冒啦
这个季节太容易生病了,各位小可爱要注意身体呀
你们的星星也会保护你们哒!

评论(8)
热度(109)

把我带走吧

©把我带走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