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黑乌鸦 05

05

张灵玉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多亏这两天张楚岚给他四处搜刮“民脂”,变着花样找各种维生素ABCDE。

张楚岚从厨房往客厅看,张灵玉靠在沙发上,低头看书,书是张楚岚出去的时候顺手带来的。他受伤的一只手搭在沙发边的扶手上,另一只手按着书页,背部挺拔而削瘦,肩膀自然地向下倾斜一个弧度。他穿着张楚岚的黑色T恤衫,领口特别大,衬的他锁骨那一块的肌肤异常白。张灵玉用手指轻轻勾住垂在脸侧的浅色发丝,往耳朵后面一夹。他的一颦一动都带着难以言说的风情。

张楚岚又缩回了脑袋,也许是他们两人的精神连接,张楚岚对张灵玉总有种莫名的占有欲,和一股想把他养胖点的冲动——毕竟有点肉抱起来才舒服。

那今天换点东西吃吧。张楚岚心想,每天喝白粥,他作为一个哨兵都觉得淡的要死,更何况张灵玉了。

他从冰箱冷藏库里翻出了半天,找到一盒超市里的冷冻鸡胸脯肉,张楚岚欢呼一声,心情愉快地找出炖锅和咸鸭蛋。

早上张楚岚洗脸的时候就发现自来水已经开始变黄,冲出来的水都带着铁锈和污垢。他跑到外面院子里,把一桶大的矿泉水桶提进厨房。

张灵玉看他忙前忙后,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只好投去隐晦而好奇的目光。

张楚岚冲他笑了笑,“是在给你做好吃的。”

张灵玉一愣,手指蜷缩起来,又低下头看书,来掩饰脸上的臊红。

张楚岚不再逗他,进厨房把水倒进炖锅里,抓了一把葱和鸡胸脯肉、凉水一起放在大火上煮。

他从柜子里拿出了两个咸鸭蛋,把蛋壳和蛋白剥开,留下里面金色的蛋黄。再用勺子把蛋黄摁碎,变成一碗小碎末。

他等到炖锅里的鸡肉熟了,用手把熟鸡肉撕成一条条细细的肉丝。熟肉和着葱香四溢出最原始的叫人无法抵抗的浓郁香气。

鸡肉丝和咸蛋黄末一起放入油锅翻炒,发出了“滋滋”的声音,浅白色的鸡肉被慢慢染上了金黄,锅里的香味如爆炸一样猛地冲出了厨房。

张灵玉本来还不太饿,但这股味道一出现就让他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好饿。

那锅放置在一旁的鸡肉汤被放进了昨天煮多了的冷饭,张楚岚把它放小火上慢煮。冷饭煮粥只要十几分钟就行了,张楚岚趁着这段时间洗了几个小番茄,用刀把小番茄切成小小的薄薄的几片。大黑从屋外飞进来,嗅着好闻的味道悄悄凑近那一盘肉,想要偷吃那么一两块。

张楚岚伸手拦住它,“去去去,一边玩儿去!别老想着吃。”

大黑委屈巴巴,扑着翅膀飞出去找张灵玉求安慰了。

用鸡汤熬出来的白粥上面浮着一层油香,张楚岚盛了一大勺咸蛋鸡肉丝,扣到粥上,将番茄片随意地摆上,最后撒上一把葱。

“喂胖张灵玉菜单”的第一份早餐完美出锅。
      
  
    
  他把两碗粥端到餐桌上,餐桌是他用纸板箱和一块大木板拼的,上面盖了一块张楚岚扯下来的窗帘布。

“吃吃看,好不好吃。”张楚岚满脸期待地在张灵玉面前坐下,把粥往他面前推了推。

张灵玉用勺子舀了一勺,刚入口的时候有点烫,但是鸡肉丝裹着咸蛋末又香又下饭。

“好吃。”张灵玉抿嘴,露出了浅笑,一侧的脸上出现了小小的一个若隐若现的酒窝。

呀他真可爱。张楚岚满心的满足,笑得傻傻的,“你喜欢就好。”
    
    
     
下午的时候,张楚岚又跑出去了。小镇里的物资快要没有了,再加上已经开始出现问题的供电供水,他们迟早要离开这里。

这座小镇还是很偏僻的,被群山围住,只有一条出路。之前张楚岚去看了看,封锁线已经没用军队把守了,原先搭起的高高哨塔里也空无一人。

就连这样不算大的小镇都变成这种状况,更何况外面人流量更多的城市。

先前张楚岚发现的,有丧尸的速度变快并不是他的错觉,因为在那之后他又碰到过一个丧尸,他的速度比之前遇到的都快,包括在听觉、嗅觉、力量各方面都有提升。张楚岚当时猝不及防,差点被啃到。

那个丧尸生前是个哨兵。张楚岚以前见过他,是这个镇子里的公安刑侦人员。

如果说哨兵被感染成丧尸后行动能力会大幅度增长,那么……向导呢?会发生什么异变?

张楚岚的大脑分析出了数种可能,但每种都让他觉得麻烦。

他一边利索地扭断丧尸的颈椎骨,一边皱着眉思考对应方案和接下来的计划。

这栋房子里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桌面上摆着一盘快要腐烂的水果,旁边还有几听没开过的啤酒,张楚岚伸手把啤酒拿走了。

   
    
他回去的时候正好太阳西下,乌鸦站在他的肩上与他一同扭头看,那颗灼热的火焰恒星将一整块的天空都烧成橘红,盛怒的晚霞之下,这个世界变得通红,触目皆是火红,就好像是地狱的业火从地底冒出,熊熊燃烧,誓要烧尽这人间的所有。

这大抵是光给人类带来的唯一恩赐了。

在那之后无边的黑暗将会把世界再次吞噬。

张楚岚站在现在所住的,原先是集体公寓的院子门前掏钥匙。他以往一直都是翻墙进来的,但自从发现张灵玉每次都会被他吓一跳之后,他就改从正门进来了。

他推开门时忽然有了种“回家”的感觉。

“回家”?张楚岚笑了笑,这个字眼对于他来说,有点过于温柔了。心里好像陷下一块,温热的情绪一点点地蕴满了。

张灵玉站在院子里,转头和他对视了几秒钟,“你回来啦。”

张楚岚没有温度的眼底迅速蔓延开笑意,他合上门,把找到的物资放到一边,问道:“饿了吗?有什么想吃的?我看看能不能做出来。”

张楚岚在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独立,一直都是自己做饭喂饱自己,闲暇之余也只能在这味道上面下功夫,试试怎样才能提升自己的生活水准。大多数好吃的他都能做,如果不是病毒的爆发,他大概会攒钱开一家小吃店,当个无所事事的小老板吧。

“早上的粥就可以了。”张灵玉吃惯了塔里下发的营养剂,人生第一次喝味道这么好的粥,还有点吃不够。

“好吧。”张楚岚本想再大展身手,只是张灵玉没给机会,他把上午的粥又热了热,端出来递给张灵玉,他指了指角落里,便利袋上方的几听啤酒,“我找到了好喝的,晚上要一起喝一罐吗?”
   
     
    
tbc.
这个同居日常我觉得我还能写十章(…)我把自己写饿了
目前没有车(*꒦ິ⌓꒦ີ)就算我的手已经在方向盘上饥渴难耐了也开不起来(对不起
明天就要考试了我去复习

评论(9)
热度(138)

把我带走吧

©把我带走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