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黑乌鸦 04

张楚岚X张灵玉
私设注意 ooc 我流哨向

04

张灵玉下意识地筑起屏障,这是本能反应,他浑身都紧绷起来了,不过那脆弱的破碎屏障实在不堪一击,张楚岚怕他受伤,用手轻轻摩挲张灵玉的脸颊,额头贴着额头,鼻尖亲昵地触在一起。

“别怕,交给我。”

或许是安抚起效了,又或许是张灵玉没有精力再筑起屏障,那点微弱的阻碍很快就消失无踪。张楚岚用精神力小心地触碰他,唇贴唇的津液交换让他们两人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有了连接,但是当精神触碰在一起的时候,庞大的数据在一瞬间疯狂冲击他的大脑。

很难受,一种喉咙被人扼住的窒息感,头痛欲裂,仿佛有根棍子在脑袋里搅来搅去,血气隐隐萌发。

“喂……你别勉强啊……”张灵玉紧张地捏住他的小臂,那里的肌肉绷得就像铁块——他已经濒临狂化了。

张楚岚的眼睛染上血红,仿佛一只嗜血的动物,“别说话。”他的声音沙哑,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下一秒张灵玉又被张楚岚压了回去,膝盖抵在他两腿中,属于张楚岚的气息铺天盖地地朝他涌过来。张楚岚一只手从脸颊滑到他的脖子上,虚虚做了个握住的姿势,大拇指轻柔地按在他的颈部大动脉上。另一只手的手肘撑在他耳侧。严重负重的沙发发出一声绝望的“吱嘎”。

张灵玉的下巴被张楚岚用虎口抬起,颈部的线条被拉得纤长。不同于之前的那个吻,这个吻又急躁又叫人难以招架。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哨兵——他可以肯定了一定是哨兵——浑身散发出来的危险气场。

张灵玉在心底叹息一声,伸过那只没受伤的手,揽住他的后颈,让他凑的更近一些,用自己稀薄的向导素让他冷静下来。

大脑“轰”地一声巨响,四处乱窜的数据渐渐平息,完整的精神连结成立了。张灵玉的精神屏障以一种超出基准的速度快速修复,张楚岚眼前一黑,再一睁眼的时候,他已经进去了另一个世界。

这是张楚岚第一次进入别人的精神图景,怎么说呢,感觉很奇妙。两个灵魂在相互吸引,相互触碰,一股温柔的暖暖的感觉笼罩了他全身,他能感知到另一个人心里的情绪,踏在这篇概念化的精神图景中,一草一木都在与他亲近。

此时,属于张灵玉的精神图景天空一片昏暗,云层又厚又沉,压的非常低,其中穿梭着道道白紫闪电,时不时照亮眼前的宽阔竹林。

张楚岚没有迟疑,往竹林深处走。那儿有道用青石铺出的小路,不过上面长满青苔,在湿润的绵绵细雨掩映下异常湿滑。

竹林像是被人蹂躏摧毁过似的,长长的紫竹东倒西歪,原先如诗一般的意境消失殆尽。

他茫然地走着,跟着自己不知哪来的第六感。越往深处走,他和乌鸦的感应就越来越强。穿过一片繁密掩映的竹林,后面出现了一汪氤氲着热气的水池。

张楚岚扬起了一边的眉毛,心说:还挺会享受。

一只乌鸦从白雾里钻了出来,直冲张楚岚飞来。

人是不会在相同的地方摔倒两次的。

张楚岚眯起眼,在乌鸦将要再次落上他脑袋的时候,快准狠地捏住了它的翅膀。

他笑的一脸狰狞,“大黑,越来越长本事了啊?是你飘了还是我张楚岚拿不动刀了?给你这么个胆子跑进来耍流氓。”

被抓住了翅膀的大黑委屈地挣扎,在发现自己是真的动不了之后,只能不甘心地大叫一声,声音凄厉,活像是被打了。

“诶呦,还叛逆期,你怎么这么能呢?”张楚岚虽然嘴上骂着,但心里还是落下一块大石头。从小到大他都是孤身一人,似乎孤独对于他来说是常态。而大黑作为他的精神体,是唯一一个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生物。对它的信任也好依赖也好,在他们的精神连接断开后,全部都化为了恐慌。

他不愿意再回到到那种苍茫而孤寂的感觉了,仿佛世界只剩下一片荒芜,他一人徘徊在原地,怎么也找不到出路。

我很担心你啊。本欲说出口,可这句话却忽然哽在喉咙里。他的眼睛不经意地往乌鸦身后扫一眼,一个庞然大物立在白雾里,一双碧色竖瞳冷静地盯着他们看。

张楚岚被吓了一跳,以一种薅老母鸡的姿势把大黑收到了怀里。他惊疑不定地后退一步,又忽然意识到了这是张灵玉的精神体。张楚岚皱起眉,他问大黑,“你是为了它?!”

大黑在他怀里愉快地应了一声。

“你……喜欢它?”

大黑脑袋一啄一啄,疯狂点头。

张楚岚俊气的脸上微微扭曲:“……”

他的精神体,雀形目鸦科鸟类,居然要和一条爬行纲蛇目游蛇科白蛇发展一段跨越种族的爱情。

张楚岚瞅了瞅没多大的大黑,又瞅了瞅立起来估计比他还要高两三倍的白蛇,心想:怕不是你想泡人家,人家却把你当预备口粮吧。

被蛇盯住的感觉有点渗人,张楚岚不太敢看着这个眼神与张灵玉一样通透纯粹的蛇,只好抱着大黑小心翼翼地慢慢将精神力从精神图景抽离。

当他回到现实的时候,他还压着张灵玉,青年没有推开他,只是小心地环住他,不让他从掉下去。

张楚岚眨了眨眼睛,鼻尖始终萦绕着一股清浅的木质香。他愣了一会儿,似乎是想要分辨那是什么味道,又猛地意识到那是张灵玉身上的香气。

“我……不好意思啊!有没有压伤的地方?!”张楚岚用手肘一撑,从张灵玉身上下来,紧张地检查张灵玉身上的伤口有没有二次开裂。

“我没事,”张灵玉摇了摇头,“就是饿了。”

张楚岚的视线落在了张灵玉红润的嘴唇上,脑袋里刷过无数弹幕,诸如:“是我亲了他”“啊啊啊他嘴唇好软”“还想亲”这样的话。

“我、我去给你煮粥。”张楚岚跑开了。

张灵玉靠在沙发里,眼神落在了上方天花板上的浅灰污渍和角落的蜘蛛网上。过了一会儿,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他有些疑惑地想到,他们两人的契合度似乎很高?
    
   
    
   
tbc.
困到脑子不清醒,凑合一下吧(。)
这里小师叔比楚岚大五岁

评论(7)
热度(126)

魂归你心

©魂归你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