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黑乌鸦 03

张楚岚X张灵玉
私设注意 ooc 我流哨向
       
03
   
    
家里的东西要不够吃了。这是在张灵玉睡着后的第三个小时,张楚岚翻遍了整栋房子,一共也就找到了五桶方便面。

总不能也让他跟着一起吃吧?张楚岚回头看了一眼张灵玉,对方整个儿陷在柔软的枕头里,被子盖到了下巴,浅色头发贴着脸颊,显得他的脸小小的,像个易碎品。

“我出去找点吃的,”张楚岚小声合上木柜的门,把停在他肩上的乌鸦抓了下来,放在沙发旁边,“你在这里看好他。”

乌鸦长长的足趾踩在沙发背上,它跳了几下,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在那儿看着张灵玉。

当只不问世事的小鸟多好啊。张楚岚感叹,真的有种人不如鸟的错觉。
     
      
    
他出门的时候看了眼时间,下午五点半。

以往这个时间,华灯初上,路边的活动摊贩开始走动,街上的夜市也张罗开来,虽说不上繁荣,但热闹有生机。

总比现在好。张楚岚一只手掐住面目狰狞的丧尸的脖子,手腕稍稍用力,就听颈椎骨“咔”的一声,丧尸脑袋歪到了一边。张楚岚皱着眉松开手,那尸体摇摇晃晃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这些丧尸的速度似乎要比以前快。

镇子变得非常萧条,像是在这短短几天里它就经历了百年的风霜一般,残破而又寂静。街上似乎只有他一个人经过,但是张楚岚能感觉到在周围的那些房子里面,被窗帘拉上的玻璃窗后面,有一双又一双的眼睛正在看着他。是那些被困在城里,不能出去的普通人。

便利店里的吃的早就被洗劫一空,剩下的一些没什么用的锅碗杂物全都零零碎碎被丢在了地上。

张楚岚绕过便利店,往后面走过去。他记得那里有个仓库,是存放货物的地方,平时都上着锁,一般人也进不去。他打算去碰碰运气,起码要找到一些张灵玉能吃的东西。

这么想着,他又奇怪地问自己,为什么要对张灵玉这么好?他对自己媳妇儿都没这么上心——虽然他也没有媳妇儿,并且单身了二十多年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张楚岚认真地唾弃了为美色冲昏头的自已,脑子里却不可抑止地不断回想起张灵玉第一次抬起头看他时,露出的那副混杂着痛苦和迷茫的表情,还有眼中那种褪去了所有防备后一瞬间的心安。

是真的很好看啊,爱美之心人人有嘛。他这么说服自己。我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类,会有这样的心里完全没毛病。

小仓库的门紧紧闭着,张楚岚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人的踪迹,于是他蹲下身,拎起了底下的铁锁。用力一捏锁环,就把那有手指头粗细的金属环捏成了两半。他鼓捣了一下,小声把卷帘门拉起了一点,在确认里面没有任何危险之后,弯腰钻了进去。

他的夜视能力很好,在这种昏暗的空间里行动根本不会受到影响。仓库里都是些纸板箱,张楚岚翻了半天,总算找到了几袋大米,30公斤的黑龙江大米。

行吧,不亏了。张楚岚拿起两袋大米,又顺手把先前装了一塑料袋的,还没有坏掉的水果拿走。他哼着歌,心情非常舒爽,走到门外的时候抬脚,把卷帘门一脚踩了下去,他看了看被毁坏的大铁锁,轻轻把它踢到了一边的草丛里。他没把门封上,就当是给那些无辜的普通人一些慰藉,起码在这样残酷的世界里,能靠着点食物多捱几天日子。

回家的路上,张楚岚的眼皮突然一跳,他停下脚步,屏息观察四周,从心头冲上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危机感,他的直觉一向准,张楚岚全身的肌肉都紧绷到了极点,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稍有风吹草动他就能一爪上去撕裂对方。

他的精神网感知扩到最大,但这一块的四周除了丧尸就连个人都没有。

没有。不是敌人。心头的危机感倏地又消失了,心脏不再加速跳动,速度逐渐平稳下来。我刚刚是在和空气斗志斗勇?张楚岚自哂。

就在他准备继续回去的时候,大脑像是猛地被劈开,灵魂被分为两半,被往两边扯开。张楚岚痛得一踉跄,差点没站稳。大脑“嗡”地一声,四周无数的声音,风声水声树叶相互摩擦声,在被扩大了数倍后,疯狂地涌进他的脑海。

眼前出现了一个画面,是他透过另一个生物的眼睛看到的,张灵玉的脸。

电光火石间张楚岚就想明白发生了什么,脸上的表情一松,又马上皱起眉。

“……个傻逼玩意儿。”喉咙冒出一丝腥甜,被他咽了下去。

张楚岚一跃而起,跳到了旁边低矮的房顶上,踩着破旧的屋瓦,飞跃过一栋又一栋的屋子。

他大概有一米八,松松垮垮的运动裤也遮不住腿上结实的肌肉和流畅的线条,足尖落在青瓦上时稍稍一使劲儿就能跳的很高,就像武侠小说里的轻功似的,跃起来的时候裹着风。平日里他看起来吊儿郎当的,这会儿眉间却微微向下压,显得有点严肃,眼神锐利又清亮,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刃。

张楚岚从院子的墙上跳下,把找来的食物随意一丢,直奔屋里。张灵玉侧着躺着,额头上出现了些细密的汗水。

在张楚岚踏进屋子的那一刻,他猛地睁开了眼,警惕地看着来人。

“是我。”张楚岚举起了手,无奈地说,他看见乌鸦蜷缩在枕头的另一个角落,意识已经离开了它的身体。

“……”啧。

这个尽给人添麻烦的东西。

张灵玉松了一口气,被这么一吓,连瞌睡都赶跑了。

“你怎么……咳,”张灵玉清了清嗓子,试图从沙发上坐起来,他的手腕才刚接上,还使不上什么力气,于是张楚岚上前把他扶了起来,顺带调整了枕头的位置。

“我去找吃的了。”张楚岚说。

张灵玉的视线落在了乌鸦身上,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把它托了起来。

“这是你的?”他疑惑地歪歪头,“我刚刚记得它好像……进到了我的精神图景里?”

“……”张楚岚接过乌鸦,“实在是抱歉,你能让它出来吗?”

张灵玉迟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进去的,但是我的精神屏障破碎了……对于我的精神图景造成了一定的损害。”

他其实是很清楚的,现在的自己就相当于一个废人。屏障破碎就不可能与哨兵达成链接,没有哨兵他就不能修复屏障,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张楚岚强忍着想要把手上这个乌鸦鞭尸的冲动,呼出了一口气,心里默念着“不能生气不能生气,生气会长皱纹”,他看向张灵玉,严肃认真地问:“请问你有伴侣吗?”

“……嗯?”

“可以和我建立链接吗?”

“等……不是……等等……你疯了?!”张灵玉一咬舌尖,想让自己清醒一下,用来确定刚才的话到底是现实还是他的臆想,“……你要知道,目前我这个状态会让你陷入狂化——”

“那就是可以咯?”张楚岚将乌鸦放到凳子上,冲张灵玉弯了弯眉眼,他俯下身,靠近张灵玉,喟叹了一声,轻轻地说:

“别紧张,相信我。”

他把唇瓣轻柔地贴在了张灵玉的嘴唇上,触感凉凉的,有些干燥,他试探着,伸出舌尖去描绘张灵玉嘴唇的形状。

张灵玉的脑袋发晕,半迷糊地被引诱着张开嘴,当他们柔软的舌头缠绕在一起,粗糙的舌苔相互摩擦时,他听见两个灵魂在大脑深处一起愉悦地共鸣。
    
  
       
tbc.
我!想!开!车!

评论(15)
热度(150)

把我带走吧

©把我带走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