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黑乌鸦 02

张楚岚X张灵玉
私设注意 ooc 我流哨向
  
  
   
02
 
张灵玉的脑袋很痛,像是有密密麻麻的针在刺,还伴有令人恶心想要反胃的严重耳鸣。寒意在身体内不停肆虐,体表的温度却高的吓人。

他的精神屏障破碎了。

他现在位于混沌的临界点,无数情绪疯狂地涌进他的大脑,张灵玉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难——他正在被情绪淹没。

但疼痛又刺激着他的大脑,使他变得越来越清醒。意识就像个旁观者,冷漠又无情地把自己和本体剖离。他清楚知道现在发生着什么,也能感知到来自灵魂的沉痛悲鸣,把他的身体压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一个他不认识的陌生男人正单膝跪在他的身前,用舌头触碰他的伤口。

柔软的舌头慢慢舔过伤口,沉稳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肌肤上,让人产生了一种他们正在调情的错觉。被碰到的伤口开始有些发痒,张灵玉下意识地往后躲,又被张楚岚用手掌按在后背的脊椎骨上,不得已顺着他的力道往前凑。

腹部的伤口很深,在肚脐的上方,斜斜长长大约有三寸,应该是军用匕首划的,利落又狠厉。包括张灵玉身上的其他创伤,大多也是被小刀所伤,不过那些相比较于打斗造成的踢伤脱臼要小多了。

过了有三分钟左右,张楚岚终于放开了张灵玉,他用手指摸了摸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伸出猩红的舌尖,快速舔掉了嘴唇边的血丝。

张楚岚打量了一下张灵玉的神情,尴尬地说道:“别担心,最重的伤已经处理好了,剩下我就给你上药包个扎……毕竟老上嘴的话看起来就像变态对吧?哈哈。”

他说着拿起放在地上的老白干,掩饰似地喝了一口,又被辛辣的酒水呛了一下,咳了几声又补充道:“别误会啊,你就当我的唾液、咳、就当我有特殊能力。”

张灵玉能感觉到腹部的巨大伤口已经在开始愈合,速度比平时要快上很多。

刺激细胞的活性,还是别的什么,他思考了一下,发现大脑还处在某种程度的混乱中,于是轻声说,“……谢谢。”他的声音还是哑着,两个字节的发音就像气声,但张楚岚还是听到了。

张楚岚的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他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发干,有点想抽烟——他其实并没有什么烟瘾,也不喜欢抽烟,毕竟那对他自身的伤害有点大,但是他急需疼痛和尼古丁的麻痹,来舒缓内心的烦躁。

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从沙发底下拖出一个破旧小木箱,看起来很有年头了,盖着的木板都快烂了。里面倒是放满了瓶瓶罐罐,他翻了翻,找出了一瓶碘伏。

“为什么要救我?”张灵玉看着他拿棉花沾碘伏,小声问道。

“这话说的,”张楚岚正捏着棉签给他擦药,他的手很稳,力道适中,处在了一个不痛不痒的微妙档口。张楚岚吹了吹伤口,撩起眼皮看他,笑了起来,“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其实这句话还是含着一定的水分的,因为张楚岚最开始的确有见死不救的意思,只不过他脸皮比较厚,自己给自己掀过了这一页权当不知道。

等到张楚岚替他把绑带绑上,再把脱臼的手腕接回去后,终于感觉有些不对劲。他抬起手摸了摸张灵玉的额头,皱起眉:

“你发烧了。”

张楚岚的眉毛是剑眉,拧起来的就像是要飞出去的刀刃,除了英气什么也形容不出来了。

“你没被丧尸咬过吧?”

张灵玉摇摇头。

于是他转过身,在墙边柜子里翻找退烧药。

张灵玉看着他的背影,修身的T恤勾勒出了张楚岚匀称的身形,宽肩窄腰线条流畅,肌肉被掩盖在布料下面,但多少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

“你是哨兵吗?”

张灵玉在他身后问道,他发现张楚岚的身形似乎一顿。

我是哨兵吗?张楚岚在心底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就像一个开关,那些他落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前片段一幕幕掠过,走马观花般翻地飞快,最终定格的那一瞬间,张楚岚抽出了一盒没有过期的退烧药。

他倒了一杯水,把胶囊药和水杯一起交给张灵玉。

“你猜?”他笑着露出了一颗小虎牙,眼睛里笑眯眯的,“吃完药就睡一觉,很快就会好了。”

张灵玉碧蓝色的眼珠不瞬地盯着张楚岚,仿佛要把他看透。

他的眼里有一片冰霜,但并不冰冷,因为在那千山暮雪之后,藏着一抹初阳。

恍惚间,张楚岚听见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这是他短暂的二十几年人生里,第一次因一个人的眼睛而产生悸动。

张灵玉却在这时撇开目光,低头把胶囊药和着温水一块吞下了。张楚岚几乎能看到他白皙纤细的脖颈下,那些青色的血管,脆弱而渺小,似乎轻轻一掐就会断掉。

操。张楚岚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之前怎么就没看出他长得好看。

张灵玉的腿伤得很严重,张楚岚就从床上搬来了被子给他铺上,暂时不让他离开客厅的沙发了。

被子不厚重,起码不压着伤腿。张楚岚弯下腰给他捻被角,张灵玉被折腾了大半天,又吃了退烧药,脑袋本来就晕乎乎的,这会儿困急了,眼睛阖上没多久就睡着了。长长的睫羽微微颤动着,在卧蚕下投出了一块三角的阴影。

真是没有防备心啊。

张楚岚走到门外,回头看了一眼睡得不是很安稳的张灵玉,轻声把门掩上了。

他又在外面的屋檐下蹲了下来,从裤袋里找出了一根皱巴巴的烟,叼在嘴里,点燃,袅袅白烟往上空飘去,融进了灰暗的天幕中。

乌鸦盘旋了一圈,落在了他的膝盖上。张楚岚伸手摸了摸它漂亮的羽毛。

他叹了口气,话语间夹杂着模糊的白色烟气,叫人看不清他的面孔,“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乌鸦拍拍翅膀把烟散开了些,随后讨好似地用它的小脑袋小心翼翼蹭了蹭张楚岚的手掌。

张楚岚哼笑了声,捏住了它的长喙,“就你事儿多。”
  
   
    
tbc.
什么时候能开车啊

评论(12)
热度(131)

把我带走吧

©把我带走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