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奏乐者 05

校园爱情 两个老混混的恋爱

前文:01  02  03  04


05


安迷修站在巷道口,借着旁边小商铺门口的广告灯箱往里看。

那是个曲折的小弄堂,地上有坑坑洼洼的积水和一些零碎的垃圾。

安迷修往里面走,听见那几个体校的学生用地方话骂骂咧咧了几声,他就听明白了一句“给我往死里打。”

安迷修皱着眉,慢慢靠近,心里琢磨着现在的学生到底是真有胆还是真傻逼。

耳边传来一声沉闷的打击声,是那种一拳打到人身体发出的声音,结结实实,让人头皮发麻。安迷修转过拐角,看到了那几个人。

雷狮被围在中间,他的手掐着其中一人的脖子,把那人压在墙上,另一只手握拳砸了过去,正中那人的鼻子。

两管鼻血慢慢流了下来,那人张着嘴喘气儿,鼻血就顺着嘴唇到了嘴巴里,雷狮松开手,笑的有些狰狞,“还敢跟我玩阴的。”

安迷修这才注意到这个人手上,带着一个指虎。

那人抬起手抹了一把鼻子,低头一看,顿时怒吼一声,“都他妈愣着干嘛,打他啊!”

雷狮扭头,伸手按住最近一人的脑袋,用力把他往下按,腿部弯曲,膝盖连续两次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还没放开那人,后面就有人从衣服里掏出一根手臂长短的钢棍,猛地冲雷狮砸过去。雷狮啧了一声,用手抵住,另一只手握住钢管的一头,用力一扭,对方握的紧,大概是没想到雷狮手劲这么大,一时间手腕被翻了个圈,痛得他直接放了手。

安迷修还在纠结要不要上去帮忙,就看到另一个握着钢棍的人绕在雷狮身后,准备给他当头来一下。

这一下真的砸中了,就算不是脑袋,砸在肩膀上也得疼的十天半个月的。安迷修边往那儿跑,边喊了声“雷狮!后面!”

雷狮反应很快,身体一扭,拿手上那根钢管“砰”地撞上后面的那根,雷狮一脚踹在了他的腹股沟上,那人叫了一声,痛的弯腰,雷狮顺势拿手肘击中他的背部,把他放倒了。

安迷修一只手扣住了想要下黑手的人,把他的手拧到身后一推,顿时那混混就痛苦地大喊,“放、放手!”

安迷修说:“这么多人打一个,未免有些不厚道吧?”

最开始那个被打出鼻血的人站起来,两手一起胡乱地抹掉了鼻血,搞得整张脸都花了,大晚上的还怪渗人的,“艹,你他妈是他搬来的救兵?!”

雷狮伸腿,在他肚子上踹了一脚,语气里满是不爽快:“老子打你还费不着搬救兵。”

混混头儿——应该算是这几个学生混混的领头人吧——抱着肚子弯着腰,脸都变色了,他啐了一口,“妈的。”

站在雷狮后面的那个,混混二号——被他用膝盖踢了好几下的那位——从裤袋里掏出了什么,天早暗下去了,这小破弄堂也没有灯,安迷修没看清是什么,就见一道浅浅的银光闪过。

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意识到那是什么。

“小心,有刀!”

安迷修提着手上的人的脖子,往墙那边一丢,他听到了脑袋撞在墙上的声音。以他的经验,其实也就是晕那么一小会儿,没什么大事。

“雷狮,你没事吧?”

雷狮一只手死死按住在他腰上的握着小刀的手,另一只手从对面人的下巴狠狠地打了一拳上去,他的声线平静,颇有些处变不惊,“闭嘴!管好你自己。”

安迷修抿着唇,他刚刚确实是听到了衣服被划破的声音,他朝雷狮那边走过去。

余光忽然瞥见后面有黑影窜过来,安迷修还没转身,带着指虎的拳头就从后面袭来,砸在了他的背上。

“唔!”

混混头儿用另一只手来掐他的脖子,安迷修拧住他的手,弯腰来了个并不是很轻松的过肩摔,指虎在他的背上划拉出一道长长的口子,混混头儿被他丢到前面,扑到了那个没爬起来多久的混混三号身上,两人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没起来。

“嘶!”有点痛。这个指虎上,为了打架效果更好,还有几块凸起,好在并不算很尖锐,不然准得戳出个血窟窿。

雷狮那边又砸了几拳,直接把人砸晕了过去。

安迷修从上到下认真地检查了一下雷狮的身体,借着微弱的月光,看见了他腰上破了一道口子的校服外套。

“你受伤了?”

“啧,”雷狮摸了一把,有点湿湿的。那把刀子开了锋,一下把他里面几件衣服都划开了,“蹭破点皮。”

安迷修“哦”了一声,蹲下身捡起了摔在一边的小刀,顺便把混混头儿带着的指虎扒了下来。

他蹲在混混头儿的面前,这姿势扯着背,刚被打到的地方现在火辣辣的疼,但是安迷修没在意,他对倒下的那混混说,“大哥,虽然我不知道雷狮干了什么,但是得饶人处且饶人。”

他说着,在混混眼前晃了晃手上缴收的两个武器,“用这个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雷狮皱着眉,一脚踢开一个挡道的,语气不耐烦地对安迷修说:“你还走不走啊,想着给他们上思想教育课啊?”

 

安迷修跟在雷狮后面走出了小巷,把小刀和指虎一并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雷狮停下脚步看了看他,发现他一脸狼狈,于是雷狮终于把一开始就想说的话给讲了出来,“我说,安迷修,你是不是脑子有坑啊?过来干什么,找打?”

安迷修:“我不来帮忙,难道要看你一个人被打?”

雷狮嗤笑,“就他们几个杂碎,我还打不过?”

“打得过你还流血?”安迷修凉凉地说,把外套脱下来,扔到他身上,“遮一遮,别吓到小姑娘。”

雷狮衣服边上破了道三寸长的口子,风一刮,就会从那里灌进去,有点凉过头了,冷嗖嗖的。

雷狮看着手上这件暗色夹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把外套脱了,换上了这件夹克,他拉拉链的时候又啧了一声,“小了点。”

安迷修从角落拎出书包,翻了个白眼,“爱要不要。”

雷狮笑了一下,说,“跟我走吧。”

“啊?”安迷修一愣,“去哪?”

“我家。”雷狮说,他一边笑一边转身走,“小迷弟,这是礼尚往来,你帮了我一次,那我也帮你上个药,然后你滚蛋,咱们谁也不欠谁。”

安迷修不自在地动了动肩膀,背上确实是受了伤,家里也没有什么医疗用品,总归要去包扎一下的,于是便跟上了雷狮。

 

雷狮家离学校不远也不近,他在马路旁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个地址,然后摇下了一点车窗。

安迷修看见雷狮拿出烟,顿时皱起了眉。

“别抽了。”

雷狮的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表情有些意外,“嗯?”

安迷修言简意赅,“尼古丁影响愈合。”

雷狮笑了起来,把烟塞回烟盒里,“讲究人。”

他望着外面暖色的路灯,手上拿着一个打火机,闲来无事把打火机金属盖翻开,又合上,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声音。

 

别墅区位于市中心,四面繁华,可谓是闹中取静,风雅至极。安迷修跟着雷狮下了车,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到这样的高档小区里,平日里最多也只不过是路过时感叹一声环境真好。

门边的警卫冲他们弯腰点头致意,安迷修被吓了一跳,然后也对警卫弯腰致意。

雷狮憋笑了一下,把安迷修拉走了,小声说:“别丢人了,快走。”

安迷修心说我怎么了我,这不是礼尚往来吗?

 

雷狮站在门边找钥匙。

安迷修仰头看了一下这个三层高的房子,问道:“你...你家里有人吗?看你这样会不会说什么啊?”

雷狮把钥匙对准钥匙口,扭开了门,转头看了他一眼,“我一个人住的。”


TBC.

今天的雷总和安哥真是让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怎么这么可爱!!!!爆哭!!!!

评论(2)
热度(21)

把我带走吧

©把我带走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