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奏乐者 04

校园爱情 两个老混混的恋爱

前文:01  02  03

04

安迷修的银行卡里只有不到两万的存款,他就算省吃俭用也撑不了多久。今年过后他就满18岁了,姨夫有理由可以不再为他花钱。他总要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

平时可以去做些零工,赚些零花钱,毕竟他自己的花销并不大。重点是比赛的奖金。

安迷修翻了最近的小提琴比赛,这个城市的十二月份有一场大型协奏曲比赛,前三的奖金分别是1万、3万、5万。不心动当然是骗人的,但是他还缺一个可以帮他伴奏的小伙伴。

虽然有人选了,但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他开口。安迷修瞥了眼雷狮,对方今天没翘课,却也没认真听课,眼睛盯着窗外,不知神游到了何方,手指尖上转着一支黑笔,衬得他手指白而长。


“我说……你看够了吧?”

冷不丁的雷狮扭过头来,扬眉一笑,深紫色的眼里盛满了揶揄。

雷狮小声说,“你一直在看我,不会是爱上我了?”

“不……没有没有!”安迷修红着脸摆手,连忙撇清。

雷狮一手托腮,另一只手继续转笔,黑笔在他的手指上灵巧地转了两圈,他笑眯眯地说:“放心,我不歧视同性恋的。”

我真的不是。安迷修还想开口辩解,讲台上的任课老师暴脾气说来就来,一个粉笔头从上方稳稳地砸中了雷狮的桌子,在桌面上留下了零星的白色粉末。

“雷狮!你不读书可以,别影响其他学生,再说话给我去外面站着!”

物理老师是个矮秃子,远远看过去就像个土豆,还会反光。据安迷修的不严谨考察,物理老师的身高大概才到雷狮胸口,抬手就能小拳拳捶你胸口,荣登最萌身高差。他生了张扁平的脸,五官跟纸糊上去的一样,偏偏眼镜片后面的一对细眯眼特别凌厉,透着精光,能唬人。

雷狮“嘁”了声,把黑笔拍到桌面上,往后一靠,从抽屉里拿出手机,两耳不闻窗外事地开始打游戏。

安迷修也就只好忍辱负重地顶着个被雷狮单方面认为的基佬头衔继续听课。

最后一节自修课,临近放学,安迷修解完一道函数题,抬头的时候,雷狮已经不见了。他踩着放学铃声往昨天的音乐教室摸过去。

厚厚的米黄色窗帘拉着,看不出有没有人,安迷修想着绕到前门看一眼,就听到里面“哗啦”一声,窗帘被人拉开了。

站在窗外的安迷修和里面拉窗帘的雷狮来了个深情对望。

“.........”

“搞什么?”雷狮嘟囔了一句,推开窗户,对安迷修说:“你来这里干嘛?不是吧......你难道真的暗恋我?”

“我不是......”安迷修后退了一步,尴尬地移开视线,“我就是想来听听看你弹的钢琴。”

“哦,”雷狮一只手撑在窗户上,“这是什么新的套路吗?”

安迷修:“.........”我不是我没有你真的误会了。

“说到底,你怎么知道我会弹钢琴?”雷狮挑眉,“我没和你提过吧。”

安迷修呼出一口气,“我昨天放学的时候看到你在弹了......”

雷狮的脸上的表情变得有点奇怪,就像是完美的面具出现了一丝裂缝,不知名的愠怒突然冒了出来,雷狮低声说:“你都听到了?”

安迷修眨眨眼,“恩,弹得很好听。”

“......”雷狮居高临下地看着安迷修,他的半张脸被藏在了阴影里,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说:“你进来吧。”

雷狮“咣”地合上窗,转身走到钢琴边坐好。

安迷修推开门走进来,挑了个位置坐下。

雷狮手指在琴键上划过,带出了一串轻柔的连音,“想听什么?”

“《悲怆》Op.13。”昨天没弹完的那首贝多芬。

雷狮笑着哼了声,抬起手。

指尖落在琴键上响起了第一声,雷狮演奏的速度比一般要快许多,钢琴曲因此也就多了些发泄疯狂的意味。那几声急促而沉重的声音一瞬间就把安迷修拉入了另一个时空。

正直黄昏,少年身侧倾泻下金色的光芒,他整个人沐浴在光屑中,无比的闪耀夺目,要人移不开眼。

安迷修几乎可以断定,他就是一个演奏家。因为他浑身上下的每个动作,不论是指尖的跃动还是一个甩头,一个眼神,都仿佛在说着“看我!不要漏下任何一秒”!

第一乐章的最后一声重音落下。雷狮的手停留在黑白琴键上,他缓缓呼出了一口气,扭头去看安迷修。

他的眼睛明亮,里面好像有光在流动。

“怎么样。听过瘾了吗?”

雷狮看到安迷修的表情,他的脸上有惊喜和陶醉,然后一丝细微的笑意攀上他的眼睛,在里面炸开,不可抑制地在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有点傻的笑容。

“真的,很好听。”安迷修这么说,他被震撼到了,被一个与他同龄的少年所展现出来的惊人气魄震慑住了。

安迷修站了起来,因为紧张而手指颤抖,额角冒出些冷汗,他目光死死盯住雷狮,他说:“雷狮,你愿意,和我一起参加比赛吗?”

“……什么?”雷狮有一刹那感到了错愕,他脸上的笑容慢慢褪了下去。

“国赛,就在十二月份,有一个协奏曲比赛,我想要找一位钢琴师。”

雷狮像是才第一次见到他一样,仔细地盯住他看,“哦,你拉小提琴的?”

“是,所以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雷狮重重地合上钢琴盖,站起来,“我已经不再参加比赛了。我不去。”

他拎起丢在一旁的书包往外走去,经过安迷修身旁的时候说,“出去的时候记得关门。”

雷狮脚步声越来越远,然后消失不见。

什么嘛……安迷修站在原地。滔天的不甘席卷了他的胸腔。

什么叫不参加比赛了?明明…明明就是一副闪闪发光,要所有人都看过去的姿态,夺目地不行啊。

安迷修知道,在音乐中,天赋和努力是前者更甚一筹,他喜欢小提琴,但从小到大总是会被老师指责说“你的音乐里没有灵魂”,他只能更加努力更加用功,他羡慕那些有天赋的人,那些人只要产生了一种情绪,就可以把情绪转化为灵魂,填充到乐谱里,这是他做不到的。

因此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天赋异禀的人要选择放弃自己呢?


今天真的好累啊。安迷修背着书包站在车站等车。已经很晚了,路边的灯还没亮,天空却早就变得昏暗。

安迷修带上耳机听歌,日推的歌单里,嗓音沙哑的女声唱着他没有经历过的青春和爱情。他的视线落在对面小店旁的巷子里。

......那是雷狮?

少年穿着拉链只拉在最底下的校服,露出了里面一件印着英文字母的白色卫衣,靠在墙边抽烟。白色的烟雾模糊了他的脸,雷狮没有看到安迷修,他在注意另一边。

五个身形壮硕,皮肤黝黑,浑身散发着“老子不好惹”的社会气息的男同学往雷狮的方向走过去。安迷修眯起眼睛,看清了他们的校服——是隔壁体校的。

雷狮把抽了一半的烟丢在地上,用脚尖捻灭,转身走进了后面的小巷子。

安迷修纠结地皱起眉。

干架还是寻仇?是不是要过去看一下他们?

所以说,在校外打架为什么要穿校服?

安迷修等到人行道绿灯,就往对面跑过去。

妈的,我为什么要管这种事情。安迷修边跑边想,脚却不受控制地冲向那里。

靠近巷道的时候他听到了雷狮的声音。

“之前还没打够吗,是不是腿也想断一次,嗯?”

TBC.

要干架了嘻嘻突然兴奋(x

评论(1)
热度(17)

魂归你心

©魂归你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