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安雷】奏乐者 03

校园爱情 两个老混混的恋爱

前文:01  02


03


第二天早上,安迷修精神恍惚地走进班级,班里也没什么人,他从桌子里翻出一本习题集开始做题。

没多久,他听到有人从他身后走过,坐到了旁边的位置上。

出于对同桌模样的好奇,安迷修停下手中的笔,扭过头看,正好那少年也在看他。

和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雷狮长得很好看。虽然他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叛逆气息。眉眼间满是压不住的桀骜不驯。

雷狮手上拿着一袋鸡蛋饼,塑料袋解开了,但他没吃,他的视线在班级里扫视了一圈,确定他没走错,这是他呆了一年的班级。

雷狮看着他,挑高了一边的眉毛:“你谁啊?”

嗯手修长匀称,是弹钢琴的手……声音也没错,是昨天那个。

安迷修眨眨眼,被鸡蛋饼的香气糊了一脸,他说:“我是昨天刚转学过来的安迷修。”

雷狮“哦”了一声,拧着眉回忆,“我昨天没见过你啊。”

安迷修好心地提醒:“你昨天睡了一上午。”下午还翘课了。

雷狮点点头,又上下看了他几眼,转过头安心吃早点了。

 

 

上午有一节体育课。今天阳光正好,有风有云,不冷也不热。体育老师拿着秒表出现在队伍前。安迷修听到了队伍后排女生们轻轻的叹气声。

体育老师人高马大,站在那儿就像一座小山一样,极具压迫感——可能是学生天生对体育老师的畏惧感也说不定。

老师先说了几句话,然后让安迷修走上来又做了个自我介绍,体育老师说,看你这小伙子腰背挺得笔直,有精神,我记住你了。

宽厚的手掌在安迷修肩上重重地拍了拍,差点没给人一个踉跄。

安迷修抬头的时候,看到雷狮站在排尾,低着头在看脚尖。

 

绕着操场跑了两圈,做完热身活动后,体育老师说:“今天天气这么好,我就不给你们什么任务了,绕着操场跑完6圈,就可以去自由活动,不过,跑的太慢是要罚跑的,你们看着办啊。”

操场1圈300米,6圈就是1800米,这对安迷修来说不算什么,他初中三年,运动会跑的全是3000米长跑,次次第一。

哨声吹响后,全班一起跑了出去,安迷修按照自己的步伐不紧不慢地在队伍中游。

第三圈开始,就有人的速度慢了下来,第四圈的时候,刚开始冲在前面的的那些大多都落在了后面。

第五圈了。安迷修跑过体育老师时在心里默默地说。他要开始冲刺了,这是他的习惯,比赛也好,练习也好,他总是能保存下很多体力,在最后一圈疯狂加速。

差距拉开了很多,跑过弯道的时候他看到了被甩在有100米远外的大部队。

要不还是慢点吧。安迷修想。这时他听到了后方传来的呼吸声,不是很急促,像是游刃有余。

他还没意识到跟上来的是谁,对方就迈着大长腿超过了他。

雷狮高了他小半个头,跑过去的时候还瞥了他一眼。

安迷修把那个眼神掰开揉碎反复研究了一下,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是挑衅。

于是他小腿用力,又追上了他。两人的速度不分伯仲,几乎是同时冲过终点。

 

“四分二十三。”体育老师掐着秒表报出了分数。

安迷修手撑在膝盖上弯着腰喘气,可能是因为旁边有人,他第一次冲的这么猛。过了一会儿,他抬头对同样在平复的雷狮真心实意地说:“厉害。”

“哼。”雷狮嘴角往上勾起,露出了一个笑:“你也不赖。”

其他男生在十几秒后也陆续到达。

“我靠你们两个牛掰啊,四分二十三,这分数都能拿去比赛了!”体育委员一脸叹服,“打篮球去吗?”

安迷修瞥了眼不远处的篮球场,没人占位,他点点头,“行啊,全场?”

“嗯,luckly。雷狮你呢,打不打?”

雷狮笑了起来,“废什么话,还有谁,都叫上。”

 

 

五人一队,打全场,他们石头剪刀布分了队伍。

安迷修这边有体育委员、副班长和一对双胞胎。

对面那队除了雷狮,他一个人都没记住名字,不过看起来都是很不好惹的样子。

体委长得壮,和他一起负责前锋。双胞胎哥哥是中锋,副班长和双胞胎弟弟是后卫。他们简单商量了下对策,基本上是其他人说,安迷修听着。

雷狮是重点关注对象,还有帕洛斯——就是那个穿白衣服总是在笑的家伙——据说断球很厉害。

体育老师被拉来发球。抢球的是雷狮和体委。

随着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雷狮和体委是同时起跳,安迷修比照着两人的身高觉得体委应该是拿不到球的。

果不其然,那双极其漂亮的手率先碰到了球,轻轻一勾,就带走了球。

雷狮一落地就晃开了体委,运着球往他们的篮球架这边跑。双胞胎围住了他,雷狮扫了一眼,做了个假动作作势要起跳投球,反手把球传给了后方的佩利。

安迷修在另一个空档,根本赶不及截球。

接到球的佩利没有犹豫,直接起跳,篮球在空中划过了一个弧线,进了。

“三分!这么刺激的吗?!”场外有人在喊。

 

副班长接了球,他前面有被双胞胎防着的雷狮,另一边还有佩利和体委。于是他把球传给了安迷修,那个方向其实偏了,如果安迷修接不住就会出界。还好安迷修跑得快,在边界救回了球。

安迷修从球场边上往另一个篮球架跑,帕洛斯挡在了他的面前,伸手要来抢球,安迷修一晃,换了一个手运球,晃过了帕洛斯。

站在篮筐下的是雷狮队的另一个人,体格比体委还要壮硕,安迷修没记住他的名字,但据说他很会抢篮板。

雷狮他们回防了,意识到不可能在这投篮,安迷修迅速把球从禁区传给了跟上来的双胞胎哥哥,哥哥接住了球,没拿几秒,又传给了副班长,安迷修本来是希望副班长可以直接投三分的,他在这个位置还有人很大可能能抢到篮板的,但是帕洛斯和雷狮围了过去。

安迷修往那跑去,副班长一脸终于得救了的表情,想把球传给安迷修。

安迷修吓得声音都变了,“别传!”

“诶?”副班长的球已经脱手,他愣了一下,球就被雷狮轻松地抢走了,雷狮避开副班长往回跑。

“回防回防!”体委一吼。

安迷修跟上雷狮,雷狮又想做假动作避开他,安迷修很熟悉这一手,他的反应很快,没上当。在雷狮起跳要传球的时候,手一拍,把要传给佩利的球打向了体委,体委手一揽,拿到了球转身立马就跑。

大个头拦住他,去抢他手里的球,他把球传给了跑上来的安迷修。

安迷修估算了下距离,认为这个位置他的投篮一般都会进,于是他起跳投篮。

这球飞的很高,咚地一声撞在篮板上。大块头和体委互相制约着,没人够到球,篮球反弹下来,进了篮筐。

“你们都是三分怪物吗?好可怕。”副班长满脸敬畏。

因为双方实力差距不大,所以比分也拉的不大,宛如回合制游戏一样,你进一个我进一个。

下课铃响时,是雷狮那一队领先了2分。

“下次继续!打的挺好啊安迷修,考虑考虑来我们篮球队吗?”体委和他握了握手。

“我会考虑的。”安迷修笑笑。

 

 

雷狮下课后就不见了,安迷修走上教学楼,底下几层的洗手间都是学生,于是他爬到了四楼。

四楼是高三的班级,正陷在一片复习狂潮中,连课间都是静悄悄的。

安迷修用冷水冲了脸,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很多。

他抽出纸巾擦手,一片静谧中突然闻到了一股薄荷香。

洗手间里还有这样的香薰?

他疑惑地看了一眼半掩的门,他还没反应过来,门突然被打开了。

门后露出来的那张脸是雷狮。

安迷修:“……”

吓了一跳,“你躲在里面干嘛?”

雷狮面无表情,拉开了门。

那股薄荷味更加浓郁了,安迷修看到雷狮的手指间夹着一支燃了一半的烟,“我还以为有老师。”

雷狮抬起手,把烟叼了回去,“烟瘾犯了,抽根烟。”

那支烟是纯白的,袅绕的烟雾里是浓厚的凉薄荷味,从鼻腔吸进去直冲天灵盖,特别刺激。

安迷修不喜欢烟味,他捂住鼻子往后退了一步。

雷狮挑挑眉,“你不抽烟?”

安迷修摇头,“烟味太呛。”

雷狮从喉咙里冒出了一声细微的笑,他又吸了一口,然后把烟随意地按灭,丢到了垃圾桶里。

“走吧,快上课了。”

他洗了个手,跟安迷修并排走。似乎是有意的,他靠近安迷修,“不抽烟的男人,真少见。”

安迷修嗅了嗅,雷狮身上其实没有多少烟味,只萦绕着一股薄荷香,大概是那烟的问题吧,还挺好闻的。

“那是你见识少。”安迷修说。



TBC.

雷总抽的烟是万宝路爆珠。超级凉,薄荷味超级重。

11 Oct 2017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