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叶魏】学长,谈恋爱吗?(一发完)

ABO 私设众多 一辆不是很带感的车

送给基友的老魏生贺,压着死线写完了

01

  魏琛没想到自己的发情期已经混乱到这种地步了。

  虽然医生在很久以前就提醒过他,不能再高强度地使用抑制剂了,他的体质太过特殊,容易对抑制剂产生抗体。

  可是他并没在意。

  

  他魏琛,H市有名的混混,从小到大就是个刺头儿,说他天生反骨也不为过,抽烟打架、喝酒纹身,但凡街头混混会的,他一样不落。

  

  但他却是个Omega。从年少时,他便一直认为自己会是Alpha,于是无所顾忌地混了十五年,结果性别分化后的第一次发情潮直接给了他一闷棍。

  他从悬崖顶上狠狠地摔了下来。

  

  魏琛一度觉得人生无望。他有无数对未来的憧憬和展望,他想站在高处俯瞰,他想见到万水千山。可唯独不想被当成生殖机器,像家畜一样圈养起来。

  Omega是稀缺人种,国家的法律不允许Omega摘除腺体,国内也没有人愿意动这样的手术,魏琛就囫囵看了几本人体医学书,自己拿刀子准备动手。

  

  首先感到的是酸麻,然后信息素的味道就极快地和血一起涌了出来,他尝到了一种近似于结合的快感,再然后就是突如其来的疼痛了,痛到脖子没有感觉,刀尖扎到了腺体的深处,他颤抖着动了动,紧随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黑色。

  

  他差点就死了。

  半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正要进去的时候,他听见了母亲的哭声,于是他改变了主意。

  他活着回来了。

  

  街坊四邻没有什么是瞒得住的。你说一句我传一句,流言蜚语漫天,人不敢当他的面说他,他母亲就被戳脊梁骨骂。

  说她生了个不知廉耻的玩意儿。一个江南来的温婉女人,丈夫参军捐躯,她一人养大了孩子,从来没见过这么腌臜难听的侮辱,当场愣在了原地。

  魏琛还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大步上前就给了那人一拳头,直接打飞了对方一颗大门牙。他的脸颊消瘦,眼神却因为怒火亮的惊人。

  “我不知廉耻,你的廉耻又在哪里?下回讲话前,先掂量清楚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

  

  后来魏琛消了纹身,剃了寸板,戒了烟酒,他好好上了两年的高中,然后和母亲说:“我要去军院,我要参军。”

  母亲安静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寸板头长长了,摸起来毛绒绒的不扎手,她说:“阿琛,我不想你去。太危险了...我,我只有你了。”

  “......”魏琛的心突然被揪了起来,一抽一抽地痛,但他还是说,“我要去军院。”

  “你像你父亲。”母亲偏过头来,把额头贴在他的额头上,叹了口气,“要好好的呀。”

  “...恩。”

  

  一年后,他成了唯一一个考入首都军院机甲科的Omega。

  

  02

  魏琛翻遍了包,也没有找到抑制剂,那台老式手机动不动就抽风,现在已经自动关机了,连求助都不行。医务室在另一栋教学楼,路程有起码五分钟。这才刚下课没多久,一二楼都是乌泱泱的学生。以他现在的状态,下去就得玩完儿。

  魏琛一秒都不敢多待,拎着包往八楼走。他记得那里有个训练场,因为设备损坏还没修好的原因,一直都没人去。

上车

 魏琛放松下来,无力地靠在叶修的身上,大口地喘着气。

  这个Omega身上带着他的味道,浑身都是他留下的痕迹,叶修的内心蓦然升起一种满足感。

  他又仔细看了看魏琛的脸。眼窝很深,五官很立体,除去一身甜腻的信息素之后,说他是个Alpha也不为过。

  魏琛也看看他,过了一会儿才变扭地说道:“谢谢了。”

  

  叶修笑了起来,说:“学长,有兴趣谈恋爱吗?”

TBC.

28 Sep 2017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