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雷金】在苍穹之下 03

戳这   01   02


03

 

雷狮不是科班出身,他的所有战斗技巧都是在一场又一场的战斗中摸索滚打出来的,没有专业的训练,也不知道一般军队是怎么训练新兵的。于是他站在讲台上照本宣科地念了会儿格瑞发给他的注意事项,就让他们先去领宿舍钥匙了。

 

走之前他又看了一眼在人群里的金,金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样貌也好,笑容也好,连眉眼间的一抹灵动都一模一样,除了不认识他以外。

 

他眨了眨眼,心里突然有点不服气,年少时的那股心气又冒了出来,他觉得金和他隔得好远好远,隔了几座山一道海,他一个人跨不过去。

 

金注意到了他,见指导员在看自己,就冲他露出了一个傻傻的笑。

 

不知怎的,看着他笑,雷狮忽然冷静下来了。

 

他一边走出去找安排给他的办公室,一边回忆。

 

最初他找到金,把他放入冷冻仓里,那时候的金看起来不像是死了,就好像只是睡着了。那一年他尝试过各种方法,但是检测出来无一例外都是“检测对象已失去生命体征”,可事实上他根本没有找到金身上任何的致命伤口。

 

后来下葬,他见到了金的姐姐秋,应那位女性要求,金的棺椁其实是最为昂贵的冷冻仓,足够保证五十年内肉体不会腐朽。他当时没多想,可是现在想来,那时秋表现的也太冷静了,冷静到那完全不像是来参加葬礼。

 

雷狮还在回想那段灰色记忆,试图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他的终端上跳出了一条格瑞发给他的短讯。

 

“医生已经约好,我有事,你带金去。”

 

后面是一串地址和时间。

 

今天下午两点。雷狮皱眉,这么急?

 

他站在门口等了会儿,看到金走过来,就叫住他:“下午一点半来我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在二楼。”

 

他说着,金抬头看他,这双湛蓝色的眼睛他再熟悉不过,时隔两年又一次见到,他却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金有些局促,但很快就露出了一个笑容,“好的,长官。”

 

这个笑异常熟悉,眼角弯着的弧度都和记忆中的重合在一起,让雷狮一怔。

 

金要往楼梯走,雷狮没忍住,突然拉住了他的手。

 

金被吓了一跳,扭过头来问:“怎、怎么了?”

 

雷狮低头看他,没接话,顿了会问他:“你还记得我吗?”

 

他的语气里带着点小心翼翼的乞求,一点都不像他,金听出来了,但是他没懂。

 

大概是雷狮盯着他看了太久,他的眼中的局促更加明显了,说话都磕磕绊绊,“不…长官,我们...以前没有见过。”

 

失落感又占据了他的胸口,雷狮放开抓着金的手,“抱歉,你先走吧。”

 

金点点头,跑开了。

 

雷狮看着他消失在楼梯口,静默了一会儿,往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走过去了。

 

他也知道按照上头的指令,他其实应该直接就带人带机甲去战场的,格瑞让他留在这里,却让他意识到了一点——军部内部正在分裂。

 

雷狮拧眉,看着自己的这几天的办公室,想来也是格瑞临时找的地方,不算大的房间空空荡荡,只有一套桌椅摆在角落,又简洁又寒碜,空气里飘着一股淡淡的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雷狮把窗户推开,好换换气,心里发愁,越发觉得自己上了贼船,这么个小破地儿,也不知道给不给得起工资。

 

他好歹是个前星际海盗团团长,每战必胜的那种,聘金很高的。

 

雷狮在房间里转了两圈,闲的没事干,坐在椅子上,很嚣张地把两条长腿翘到桌子上。

 

他倒是想要去再看看金,虽然人家不认识他,大不了他再追一次,就是怕军部的人搞事情。按理说这么离奇的事情——牺牲的前上校金死而复生,疑似失忆,重来军部从新兵做起——上头的那些大佬不可能不知道。

 

雷狮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抖出一根烟抽上,这烟的味道里夹着些薄荷味,凉凉的,让他脑袋也清楚了不少。他看着天花板,往那儿吐烟圈。抽了一半又把烟掐了,他决定要去问问格瑞到底知道些什么,他一个人在这想破脑袋可能是有毛病。

 

通话是很久之后才接通的,不知道格瑞在什么地方,信号很不好,格瑞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

 

雷狮:“你在哪里?”

 

格瑞的声音不大,听起来像是一个密室里,显得有点空洞:“查资料。”

 

雷狮:“我有些事要问你。”

 

格瑞仿佛没听到他说什么,问雷狮:“你知道‘甘露计划’吗?”

 

雷狮愣了愣,“‘甘露计划’?什么东西?”

 

格瑞叹了一口气,声音依旧很轻,他在翻纸页:“我在档案室查到了一些线索,还没缕清楚,我怀疑这个计划和金有关,你等我把这些线索整合好再和你说。”

 

雷狮:“什么和金有关,你先说清楚!”

 

那头通讯却断了,雷狮再拨过去,格瑞没有接。

 

凹凸军部的档案室并不在总部,它在首都的半山腰上,山顶是著名的月山监狱,关押的都是穷凶极恶的犯人,戒备十分森严。

 

档案室巡逻的士兵被格瑞劈晕,四仰八叉地躺在房间里。格瑞合上门反锁,再次翻起了案几上他找出来的档案资料。

 

一些事情,格瑞在好几年前就觉得不对劲。比方说,16岁的金失踪了整整一年,他回来时直接接受少校军衔,明明在这之前,金没有表现出过想去军部的意愿。还有,金的身体没有任何毛病,但是他发现金从那时候开始每天都要吃不同的药。

 

格瑞手上拿着一份报告,死亡报告,巧的是死者是他认识的人,是他在刚参军时的同学。的确后来这个人他就再也没见过,但是葬礼上,这个人是以牺牲的名义下葬的。

 

可是这份报告上却写着的却是移植排斥反应导致的身体机能下降,最终引起内脏病变死亡。

 

格瑞翻到最后一页,上面有写着死亡时间,是金失踪的那段时间。

 

这时,门外响起了试图开锁的声音,格瑞的心跳快了起来——他被发现了。

 

格瑞低下头,看见最底下负责人的签名处洋洋洒洒写着一个“秋”,他瞳孔一缩,突然想通了什么。可是时间来不及了。格瑞把自己刚刚拍下的资料全部发给雷狮,再把个人终端摘下来,丢到一个隐秘的角落。

 

但愿这里的信号能好一点,雷狮能早点发现——

 

——嘭!

 

门被激光强行切开,重重地倒在地上,一个人影从外面的阳光里走进来,格瑞看不清他的脸,那人走进来,看着他冲他笑笑。

 

“格瑞少将,你因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被逮捕了。”

 

格瑞抿嘴,站得笔直,看着几个士兵从那人身后走过来,给他戴上手铐。

那人声音幸灾乐祸,“跟我走一趟吧。”
 

没过多久,档案室又变回了之前的寂静,只有角落里的个人终端仍在以龟速发送资料。

TBC.

出去玩了好多天

回来发现找不到大纲

茫然地重写了一遍

10 Aug 2017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