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双黑/太中】长夜 06

异界AU 架空傻白甜 百分之九十是私设 双向暗恋

01  02  03  04  05
    

一06

对方的眼睛转动了一下,带着点漠然的态度看向太宰治,“特务科的人?”

“怎么可能,”太宰治笑着摆了摆手,“我和那些无聊的人凑不到一块的啦。”

“那就不要来妨碍我。”

这时,从上方传来一声破空的锐响,纳撒尼尔闪身,一支箭矢划破白茫茫的霜雾,深深地定在了纳撒尼尔原来的位置上。

不出所料,那支箭矢与先前他们两人先前看到的那支一样——属于精灵的箭矢。

“不会妨碍你……和他们的战斗,”太宰治说,“我们不过是想要拿走一块石头。”

“是吗?”纳撒尼尔的镜片一闪,几乎看不到他的眼睛,他抬起手攥住了脖子上的十字架挂件。那是一个精致的银器,边角被磨得无比锋利,将纳撒尼尔的手掌划开一道口子,鲜血从里面漫了出来,静静地漂浮在空中。“……那就不得不把你们都解决了…祈祷神会宽恕你们吧,「红字」。”

在他说完的那一刻,血液仿佛有生命般朝太宰治急刺过来。

太宰治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模样,说:“是这样的异能呀。”

但是他对迎面而来的危险仿佛视若无睹,只是伸出手,“不过还真是一位自说自话狂妄的外国人呢,中也,到你了。”

说话间,血字触碰到了太宰治的手,变回了一滩血洋洋洒洒地落在了雪地上。

“什——!”纳撒尼尔还未惊异完,一只手在他肩上一按,一股强大的不容抗拒的压力突然出现,迫使他整个人往地上跪下,这份力量实在过于强大,使得雪地上出现龟裂的痕迹,纳撒尼尔咳出一口血,血液变成一串文字围绕在自己身边,但他整个人还是不受控制地的倒了下去,就连那副眼镜也出现了一道道裂纹。

是那个一直站在不远处的青年,速度极快地出现在他的面前,纳撒尼尔挣扎着抬起头,重压依然在他的身上没有撤走半分——这个面容精致,反而更像是精灵的橘发青年无所事事地站着,低头垂帘,不知在想什么,但是纳撒尼尔清楚,自己会变成这样,很大一部分在于他,这个青年的异能是操控重力。

就连现在他明显地在走神,纳撒尼尔对他的攻击依然被不知名的力量一一挡了下来。

疼痛漫延之际,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传说,其实在他的能力被无效化的时候他就该想到的——那两个消失已久的人。拥有“双黑”之称的雇佣兵,太宰治和中原中也。

 据说这两人之所以被归为“传说”,是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们的样子,会见到他们的人都是将死之人。

天地可鉴,这两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年轻人对于“杀人灭口”这种事完全没有兴趣,对于外面越传越神的谣言更是有口难言,无法澄清。

 

“去死吧!”精灵嘶吼着,踩着墙上突出来的石头,从高高的城墙上跃下,又射出几支箭矢。

中原中也侧身闪开,被压制住的纳撒尼尔就没这样的好运了。

那串血文字环绕着挡住了几支,但还是有一支直直地穿过他的肩膀,留下一个巨大的伤口。

精灵身上所有的箭矢都已经射完了,他浑身浴血,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从城墙上跃下,当他看到纳撒尼尔被箭穿透定在地上,终于露出了一个满足的表情,放任自己从空中落下。

身负重伤,在环境恶劣,相隔甚远的情况下都有这样的准头。中原中也不禁感叹精灵这一种族对于弓箭的天赋。

纳撒尼尔·霍桑从来都没有这么狼狈的时刻。捡了大便宜的太宰治踩着轻快的步伐朝他走过去,笑着说,“我其实是个无神论者,你们基督徒说自杀者下地狱,但我可是坚信自己会上天堂喔。”

太宰治在他面前蹲下,伸手去掏被他收起来的启明石,“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你可是神父,仁慈的神父!”

他找到了那块石头,说是石头,其实看起来更像是未经打磨的宝石,有棱有角,颜色暗沉。

“启明我就收下了。”

“……你要拿它做什么?”纳撒尼尔声音嘶哑地问。按理说知道启明石存在的人只有他们“组合”,那为什么连佣兵团的人都出现了。

闻言,太宰治眯起了他那双如狐狸一般的眼睛,“看你们抢的那么激烈,觉得自己不参与一下也许会错过什么好玩的事。”

这个人……!

神父先生觉得自己胸口的一大口血又在往喉咙里涌,于是趁着中原中也撤回异能的时候强忍着浑身的剧痛,连带着肩上刺入的箭矢,飞快地撤出几米远,从腰上拿出一卷牛皮纸,才将它整个儿翻开来,他就消失不见了。

“空间魔法……”中原中也说,“真是有钱。”

“嗯,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太宰治抛了抛手上的启明石,“回去了中也。”

中原中也哼了声,走过去,太宰治就挂在了他的身上。

中原中也一阵嫌恶,推了推他,“你干嘛,起来!”

“好累啊,让我靠一靠嘛,靠一靠……”

“累?你除了装了逼以外你还干什么了?从我身上滚下去!”

“不要啦,这样很暖和诶!”

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

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一步步艰难地往城镇走。

 

两人在凌晨的时候满身霜雪地走进中原中也租的旅馆。那个房间是单人间,但是中原中也已经没力气让太宰治出去了,他从诺定赶了一天一夜的路到这里,骑马本就够累了,还和太宰治花了大半个晚上跑到冰原打架吹冷风,走到床边的时候眼皮都快粘起来了,也不管衣服换没换就整个往床上一倒合眼就睡。

太宰治蹲在壁炉边上烧火,他伸出两只手靠近火源,发出一声舒适的喟叹,正想叫中也一起来,扭头就发现他的前搭档安安静静的睡着了,沾了霜雪的发丝湿漉漉的。

就连太宰治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动作轻了下来,连那双鸢色也真情实意地露出了几分柔软。

“这个笨蛋,这样绝对会感冒的吧。”

太宰治上前,帮他把外套脱了下来,顺手揉了一把他手感极佳的橘色头发。

中原中也没有被折腾醒,暖色的火光落在他的脸颊上,给他镀上了一层温柔的颜色。

这家伙这么看起来,还蛮乖的嘛。

太宰治一边玩着他的头发一边想。

就像猫一样。

太宰治环顾了四周一圈,不负所望地在书桌的角落里发现了墨水瓶。

他笑了起来,像是找到了什么乐趣。

 

第二天,中原中也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后知后觉地想起现在在哪,然后他从床上起来,去洗漱。

他低着头洗手,然后猛然抬头再次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就见他脸颊两边被黑色的墨水画了几道像是胡须的长线,额头中间还有一个歪歪扭扭的“王”字。

中原中也:“.......”

坐在一楼大厅喝茶的太宰治突然听到了从楼上传来的怒吼。

“太、宰、治、你、死、定、了!”

“诶呀呀被发现了。”太宰治放下茶杯,准备溜走。

他才踏出旅馆大门一步,头顶上就出现一个阴影。

“咦?”太宰治抬头,就见中原中也从他二楼房间的窗户上跳了下来。

中原中也的脸上还带着水珠,太宰治下意识伸手去抱他。

然后他就和中原中也一起摔在了地上,中原中也坐在他身上,手掐着他的脖子。

“老子弄死你!”

太宰治躺在地上做最后的挣扎:“咳...要、要窒息了.......”

 

TBC.

23 Jul 2017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