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雷金】在苍穹之下 02

戳这   01


02


大概是六年前吧,雷狮才十七岁没有成年,抛下家族事务以及继承人身份,拐带着自己的小堂弟,留下一封嚣张的不得了的信离家出走,当星际海盗去了。


信的内容简洁明了,非常容易让人生气:


别他妈来找我,找一次我打一次!


气的老国王在疗养舱里度过了三个月。


然后雷狮率领着他的海盗团开始了在太空中作威作福的日子。


可能是因为他截了太多富商巨贾的飞船,终于引起众怒,凹凸联合国找了人要去剿灭他们。


那一年雷狮十九岁,在虚拟屏幕上与宣战的金第一次相遇。这个少年人很有意思,他不喜欢打打杀杀,于是每天开着公共频道和雷狮谈心,导致那段时间,附近飞船经常会莫名其妙连上一个单口相声的广播,上来就是给你一套和谐世界发展秩序。


雷狮也从每天不耐烦到屏蔽,听到睡着醒了再接着听,到每天理直气壮和金东扯西扯。


“……你们老是乱扔炮弹,这样很浪费很不环保。”


“你皮肤挺好啊,诶,你跟我弟眼睛一个色。”


“你别打断我!……上次就说了,你可以截非官方的走私飞船,但是官方注册的你不……”


“有没有兴趣来我的船上吃顿晚餐?卡米尔买了好多蛋糕。”


“……”金不满雷狮的打断,但非常没有骨气,“有有有!”


来劝降的大帅被敌方勾搭走了,一时间,金的手下都十分抓狂,又不知道怎么办,就差烧香拜佛求爷爷告奶奶了。


就在他们神经衰弱,已经准备投降只求对方把大帅还回来的时候,大帅自己回来了。


“任务结束,回航!”


手下怀疑敌方使用美人计诱拐大帅——毕竟雷狮长得真几把酷炫特别讨小姑娘喜欢——于是暗搓搓试探大帅。


金极其无辜地说,“雷狮和我说好了,他会和我一起去凹凸星球。”


手下将信将疑,颤颤巍巍地扫描,雷狮海盗团的飞船居然真的跟在后面。


被美人计诱拐的那个应该是敌方首领。


雷狮后来在首都星上住了下来,他和金约定,金不和他走他就不回去;他帮金解决麻烦事金给他政府的特殊通行证。


其实都是两人吃饱了撑的玩笑话,雷狮要走,还没人能拦住他;金哪来的麻烦事,丹尼尔全给他挡下了。


只是两人执行起来,反而莫名的守约。


后来金请了年假,和雷狮一起游荡各个星系,硬是把一艘有无数前科的海盗船洗白白,声名大噪。


雷狮嘲笑他败坏自己家业,金就耍赖皮装作听不到他说什么,往他脸上喷烟。


雷狮忍无可忍,伸手丢了他的烟,把金按在飞船的玄窗旁低头亲他。


玄窗外是浩瀚无垠的宇宙,他紫色的眼中倒映了银河。


在那个知慕少艾又恣意潇洒的年纪,他们遇见了最好的人。


自此,一往而深。



一年后战争打响,金被紧急召回。挑起战端的是雷王星,也就是雷狮老家。不过与他没多大关系,他的父亲重病去世,去年他就和金去看过,他的母亲在他很小时候便走了,再加上他的兄弟姐妹,不是战死就是远嫁他国,那颗星球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能让他留恋的地方了。


现任国王是和雷狮八竿子打不着的旁系子嗣,一个脑子抽风的中二病患者。


金被派去前线,雷狮无所顾忌跟着去了。


一路上金听了很多雷狮国家的事情,极其愤愤不平,坐在雷狮怀里气鼓鼓地说,“怎么这样!那个王位应该是你的……哼,你看着好了,我帮你把它夺回来!”


雷狮哭笑不得,“我有你就够了,要什么王位。”


他当时怎么都没料到,这场从一开始就被定位为小孩子过家家的战争会牵扯到诸多势力,会让他追悔莫及。


战争局势从一开始就是一边倒,金开着他的机甲几乎所向披靡,长枪直入地突破要塞。


然而迎接他的是惊喜。整整两百辆重机甲,足够毁灭一个星系的力量。


金要求增援,可是来不及了,纵使他实力强横,单枪匹马也不可能敌过数百倍的狂轰滥炸。


雷狮在太空找到了金和他的机甲。机甲破损严重,变成休眠模式,金安静地躺在机甲里,没有头破血流,没有血肉模糊,只是和他的机甲一起,长久地安眠了。


年轻人做不到哀而不伤,雷狮仿佛失心疯了般,带着手下疯狂狙杀雷王星残党。一年时间干翻敌方一半战力。


吓得他们连忙求饶,准备签订和平契约。


然而雷狮一反常态,什么都没说,带着金回到了首都星,在教堂举行了简陋的葬礼,来的人不过十几个,多是他的亲属与要好的朋友。雷狮把金从冷冻仓里抱出来,放到铺满了鲜花的棺椁里。


雷狮垂下头,碰了碰金的脸颊。很冷很冷,好像他的心脏也跟着结冰了。





清早,雷狮看了眼时间,六点半,他走进浴室冲了个澡。剃了胡子,洗了脸,把自己整个捯饬了一番,看起来总算像模像样。


客厅里,卡米尔做完了早餐在等他,“早安,大哥。”


“早安。”雷狮拉开凳子坐下,准备开吃,但是卡米尔站在他面前没动。


雷狮:“怎么了?”


卡米尔低着头,“…又要去了吗?军部,你明明就很讨厌他们。”


“总要搞明白他们在弄什么鬼把戏。”雷狮眨眨眼,“你不愿意的话可以先走的。”


卡米尔抬头,“不,大哥在哪我就在哪。”


雷狮勾起一抹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轻声说,“抱歉。”


车库里停着的那辆车是好几年前雷狮买的,今天是他第一次开,委屈了这辆性感的美人跑车积了几年的灰,车库自带的清洗系统洗下来的水都是乌漆墨黑的,雷狮站在车库边上,一副实在不忍直视的表情。


凹凸星的军部总部在首都中心,其实离雷狮他家不远。


雷狮开出社区,随着车流上到了半空的高速。


格瑞在等他,雷狮一边想自己还真是大排场,让这位史上最年轻的少将等了他这么久——因为高峰堵车他迟了十分钟——一边扯了扯过紧的领带,跟他走进去。


雷狮难得穿正装,格瑞还是眼角一抽。黑色西装乍看确实严肃,但是边角绣着些深色暗纹,一对蓝宝石袖扣,里面是灰色衬衣和马甲,格瑞还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水味,都是些花花公子的小手段。


“等会儿我让后勤给你拿几套衣服,这里只能穿军装。”


雷狮:“你们老大是军装控?”


格瑞:“……”


格瑞带着雷狮来到新兵班级,“具体要求和合同在你终端上,自己看。”


然后就留下雷狮一人离开了。


雷狮打开终端,点开文件快速浏览。他是被叫来给新兵训练的,现在局势很紧张,他最多只有两个月的时间训练新兵,要确保他们体能和精神都能跟上,还必须能够连接机甲。


感觉自己上了贼船啊。雷狮看着那些达标要求沉默了。


他推开门,众目睽睽下走进教室。


他毫不费劲地找到了他的少年。坐在中间,穿着一套深绿的训练服,脸上是新奇和灿烂的笑。


即使知道对方不认识他,雷狮依然没由来地心跳加速。


他低头深吸了口气,深蓝色发丝垂下来,然后他抬头,目光沉稳地扫过所有人。


“……我是你们的指导员,雷狮。”


“今天开始你们由我负责。”



TBC.

新兵:我的指导员是个模特???

21 Jul 2017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