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雷金】在苍穹之下 01

※未来 机甲和战争
※狗血 慎入
※不存在其他cp 只有雷金
※如果OOC 那都是我的锅


我爱他,至死不渝。

01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小区的公园边上,开车的人扭过头对后座的人说,“少将,车太多了,不好开进去。”

后座的男人说:“我自己去。”

他打开门,黑色军靴踩在细屑飞扬的地上,阳光落在他暗色军服上,肩上的五角星灼灼发亮。他手上拿着军帽,步伐沉稳地往小区里走。兴许是气场强大的原因,坐在边上唠嗑的大爷大妈也盯着他看,待人走远了才开始小声议论。

“诶呦呦这后生仔长的真俏,还是个一星啧啧啧他来干嘛的……”

“别是来找媳妇的吧。”

旁边的人就撞撞她,“我们这哪有这样好福气的姑娘?”

阿姨往小区里的一个方向努努嘴,“那个,红裙子的那个。”

讨论的气氛一下就冷淡了起来,“她啊,哼,小娘皮……”


穿军服的男人驾轻熟就地走进一个楼道,直径走上了三楼,按门铃。

开门的是一个少年,黑头发蓝眼睛,表情冷淡,和这个军服男人倒是有些异曲同工。

“大哥不会去的,格瑞,你回去吧。”

格瑞:“这是命令。”

少年盯着他看了半天,然后让开位置让他进来。

客厅拉着窗帘,暗沉沉的,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在看球赛,手上拿着一罐啤酒,在电视机惨白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憔悴。

格瑞上前一把拉开了窗帘,阳光就从后面倾泻下来。

男人拿手遮了遮眼,“你干嘛。”

“战争又要打响了,军部请你回去。”

“没兴趣。”他的视线一直在电视上。

“这是命令,雷狮。”

被称作“雷狮”的男人嘲讽地笑了笑,“你什么时候见我听过。”

格瑞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这下雷狮终于把视线转到了格瑞的身上。

他的视线从格瑞胸前的勋章移到肩上的金星,不冷不热地恭维,“哟,当上将军了,恭喜。”

格瑞默不作声,眼前的雷狮和他印象中的那个相差甚远——黑眼圈、胡渣、眼神无光、一头乱发,简而言之就是颓废。

雷狮从前面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熟练地点上,吸了一口。

格瑞的眼神动了动,“你以前不抽烟的。”

雷狮呼出一口气,烟朦朦胧胧地飘散了,“烟是好东西啊。”

格瑞:“……”

“已经两年了,你还忘不了吗?”

“你忘得了?”雷狮反问他,“真冷血。”

“你是个军人。”

“我不是,我就一海盗头头……”雷狮低下头,把烟灰弹到烟灰缸里,“……我还是会梦到他,他会冲我笑,朝我招手,让我抱他,他会跟我说‘别辜负了那些兄弟’。”

烟让他的神色变得模糊,雷狮仿佛在另一个世界,他被从地狱来的枷锁套住了,背负着一些格瑞不知道的虚无而沉重的东西。

那个世界只有他和回忆,他不能走,他走了那些回忆也就消散了。

爱会改变一个人,它能让你生,也能让你死。

格瑞拿出一张照片,“上面的命令是一定要你去总部报道,我知道你不乐意听他们,所以安排你去带一个班。”

雷狮看到了那张照片,瞳孔猛地一缩,他拿起那张照片,指腹忍不住去摩挲照片上的人脸,好像这样就能真的碰到他一样。

“金……”他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亮光,“这张照片是哪来的?”

“今年的新兵。”格瑞料到了雷狮的反应,“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他的名字叫金,是他自己说的,以防万一我还检查过,他身体的指标每一项都与金符合,就连DNA也相同。”

雷狮不自觉屏住呼吸,他发现自己声音忽然极度陌生,“你是说……金还活着?”

这么说着,他又自说自话地否定了,“不可能,是我亲手……送他入葬的。”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如果金没有克隆人…我准备过几天让脑科医生检查一下。”格瑞顿了会,问雷狮,“你决定好了吗?”

雷狮把烟按灭在烟灰缸里,“什么时间?”

“明天上午八点。”

雷狮往沙发上一靠,也不看他,懒洋洋地挥挥手,“慢走不送。”

格瑞什么也没说,起身离开了。

卡米尔站在房间里,看着格瑞出去,又看了看沙发上闭目的雷狮,心中突然变得茫然,然而他只是叹了口气,走进厨房准备晚饭。


小区的旁边有个教堂,孩子们在唱圣歌。

格瑞打开车窗,听见他们唱到:

“……

You have overcome the grave

你已胜过死亡

Glory fills the highest praise

荣耀充满至高处

What can separate me now

有什么能使我与你分别

You go before me

你在我前面行走

You shield my way

保守我前方的道路

……”

格瑞阖上眼,就想到了那个金发的竹马。

那是十五岁的他,还没有去军区的金,他嚣张地从隔壁爬了过来,坐在四合院的墙上,晃着腿,笑吟吟地看他,耳朵上带着骷髅耳钉,手上夹着一支烟,黑色T恤,破洞牛仔裤,“格瑞,我们去玩吗?”

没有丝毫的不良气息,天真的不像话。

那段时间他在准备军校考试,根本没时间陪着金,也不知道他找了什么人玩,学了这么些混混打扮,虽然仍是个纯真少年,学的也是四不像。

格瑞按了按眉心,突然开口说,“我要去档案室。”

司机没有异议,掉了个车头。


TBC.

那首歌是《At the cross》,一部韩国电影里的,挺好听的。

20 Jul 2017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