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楚路】当我们二十二岁时还像是十八岁(中)

居然没写完,不过这一段很甜就是了
我真的想开车,你萌再等等我我还能肝

     
    
04
     

楚子航牵着路明非的手往家走。那只手不比路明非的大很多,只是很有力,让他莫名生出些安全感,心底那些不能细说的阴暗情绪在这面前全都消失无踪了。

路明非的伞在下车的时候被撞掉,掉在了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捡不回来了。于是楚子航撑着伞把路明非拉到自己旁边。

他们并肩站在同一把雨伞下面,手扣着手,看起来比一般的情侣还要亲密几分。路明非脸上燥热,眼睛不知要往哪看。他觉得荒谬,可心里的某一块角落却在暗喜。

   
      
家里只有苏小妍和保姆在,美人妈妈盖着一层毛毯,在开着二十几度空调的客厅里睡着了。保姆看到湿漉漉的两个人,连忙让他们快上去洗澡,转身去厨房里煮生姜茶。

楚子航带着路明非上楼,翻出了他前几年的衣服,给路明非让他在自己房间洗澡,自己则拿好衣服,去了另一个房间。

路明非站在浴室里的时候,脑子还是懵的。

这是楚子航的房间,到处都是他信息素的味道,又舒服又好闻。

他在浴室里转了一圈,然后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一副刚中了五百万彩票的傻样子。

傻就傻吧,路明非想,师兄牵了我的手!

这句话如同天音一般在他的脑子里反复出现,那只手上好像还留有余温,逐渐开始发麻发烫。

直到花洒喷出的热水落在他身上,四周升起氤氲的水雾,把他整个人笼罩了起来,他才略微清醒。

     
晚上他在楚子航家里吃了饭,外面的雨小了很多,他不愿意再打扰人家,于是就说他准备回家了。

楚子航在帮保姆整理桌子,他说,你等我一下,我送你出去。

于是路明非就拘谨地坐在他家的沙发上,苏小妍在旁边笑眯眯地看他,看得他有些头皮发麻,他哆哆嗦嗦地问,阿…阿姨,您怎么了…?

苏小妍就笑,明非你是Beta吧?

是…是啊。路明非一僵,坐的更直了,他总不能说自己没性别吧。

Beta好啊,没有那么多麻烦事。

路明非尴尬地应和,对对。

你别看子航他总是这么一张脸,其实他对人很温柔的。苏小妍开始掰扯着手指头絮絮叨叨。他有的时候还会去喂那些流浪的猫咪和小狗。

是是,师兄他对我也很好。

苏小妍说,我以前总怕子航找不到对象……

路明非在心里想,怎么会呢,光是仕兰中学想要追师兄的人就有三四个加强连。

这时,苏小妍握住了路明非的手,真挚地说,如果以后子航有什么做得不对,你就多担待着点,实在不行你找我来,我来替你教训他!

路明非听着听着突然意识到了苏小妍误会了什么,蓦地红了脸,连连摆手,没有,不是,我们不是……

楚子航洗了手过来说,路明非,走了。

诶好!

路明非连忙抽出手,跟着楚子航走。

苏小妍就在后面说,明非要多来玩啊。

路明非瞥了眼楚子航,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那副淡淡的神色。

阿姨再见!

他这么说了一声,跟在楚子航身后出去了。
 
     

下着小雨,空气终于多了点凉意。晚风很轻柔,月亮隐匿在云层后,四周都很安静,安静到,路明非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

有时候,路明非觉得楚子航其实离他很远,就算楚子航站在他跟前,路明非伸出手去抓他,也只会穿过一片虚无,什么都碰不到。

“刚刚妈妈在和你说什么,这么开心?”

“…呃,”路明非挠了挠脸颊,小心翼翼地说,“也没什么,就是谈了谈你的感情经历…”

楚子航站在路口处,侧过脸笑了笑,“我没追求过什么人。”

扑通!扑通!扑通!

路明非本能地觉得,这样的楚子航很美。路灯从上方照下来,在他的眼睛下投出一块暗色的影子,楚子航的眼中有光在闪烁。

他不争气的心脏又开始加速

车从后面的马路上疾驰而过,带来了一阵轰鸣。

楚子航慢慢朝他走过来,每一步都好像踩在他的心尖上,使他心如擂鼓。

他们突然离的很近很近。
    
     

“但是现在,我想追求你,可以吗?”

    
  
05
    
    
路明非在楚子航家里补习功课,顺便过个夜。
 
晚上家里只有他和楚子航,苏小妍和她丈夫鹿天铭去参加一个晚会,很晚才能回家。

路明非穿着睡衣坐在楚子航的电脑桌前打LOL,键盘按的噼里啪啦,操作飞起。

指针已经指向十一点了,楚子航合上手里的书,走到路明非旁边,一手撑着椅背一手撑着桌面,看他超神,然后轻声说,睡觉了。

等等,师兄,我把这局打完。

路明非跟着小兵去推塔,半天没听到边上有什么动静,抬头看了一眼,楚子航在看他,目光极其缱倦温柔。

路明非心脏突然蹦哒地特别快,他扬起脖子,在楚子航的嘴唇上短暂地碰了碰。

楚子航的眼中闪过一抹促狭的笑意,他伸出手按住路明非的后颈,在他还没分开之前,又吻了上去。

舌尖舔过他的唇瓣,灵巧地钻了进去。路明非发出一声不满的鼻音,于是这个吻逐渐变得难舍难分。

等到这个吻结束,路明非转头一看屏幕,他的队友已经推了对方的主塔,他们赢了,路明非就心满意足地关了电脑,跟着楚子航去睡觉。

   
       
暑假可以尽情睡懒觉,这一点不存在于楚子航身上。

他的生物钟让他在五点半准时睁眼。楚子航扭头看了眼路明非——对方缩在被子里,黑色、杂乱的头发肆无忌惮地翘着。

楚子航起身,走到衣柜前换衣服。

这个时间保姆还没有来,楚子航在厨房里做了两个帕尼尼,热了两杯牛奶,然后端了上去。

路明非饿醒了。

楚子航正把早餐放在书桌上,路明非做起来打了个哈欠,“师兄早啊。”

“嗯,”楚子航说,“去洗漱,吃完饭我们去晨练。”

路明非迷迷糊糊,“哦…哦…”

然后他慢吞吞地离开床,慢吞吞地走进洗手间。

每天早上没睡醒的路明非都拥有谜一般的画风,整个人就差脸上写着“萌萌哒”几个字了。

楚子航看着喝完牛奶的路明非安静地抬头看他,嘴巴上留着一圈奶白色小胡子,忍无可忍地低头吻他。

浓烈的奶香、芝士和松木香是路明非的早晨。

      
            
下午,路明非和楚子航坐在图书馆的沙发上看书,阳光从高高的玻璃外投射进来,在沙发上印出一块金灿灿的长方形。

这是个偏僻的角落,被高大的书架挡住,不容易发现。

清晨起的有点早,这个时间段就让路明非显得困倦了。他把书放一边,靠在沙发上,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楚子航绕过手,小心地把路明非揽到自己身边,路明非的头就靠在楚子航的颈窝处。

楚子航的下巴抵在柔软的发丝上,惬意地眯了眯眼,继续看书。

一切都很安静,仿佛时间遗忘了这块角落。

    
  
     
     
…To Be Continued

18 Jul 2017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