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每天爬墙
——————

叶神迷妹,痴汉二翔,沉迷绫小路
 
 

【双黑/太中】长夜 05

※异界AU 架空傻白甜 百分之九十是私设 双向暗恋

期末啦 赶出一章就去闭关

01   02   03  04

   
一05
   
     

中原中也的视线在太宰治挺拔的后背上转了一圈,又若无其事地低头看路。

天已经很暗了,月亮被厚厚的云层遮住,剩下碎屑般的星辰闪烁着微弱的光芒。他们在雪地里踩出深深浅浅的脚印,随着罗盘指针的方向走过去。

最北边的冰山高耸巍峨,在夜空下显示出微蓝的光泽,远远看去,好像夜幕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渗着瑟瑟冷风。

中原中也有些冷,风衣的长摆在风中猎猎作响,穿着等于不存在,他抬头往前方的漫漫长夜看了眼,咧咧嘴说道:“他们往冰原走什么,脑子有病吧?”

太宰治皱着眉,看到罗盘上指针的移动,指针是一条浅色的光线,会随着目标的距离而变化。那罗盘上原先缓缓移动的光线现在开始快速拉长,往边上偏移。

“有点不对……好像有人在追他们。”

中原中也心说,这冰天雪地大过年的,除了我们俩,难道还真有傻蛋会干这种事情?

这时,太宰治看到了他冻得跟个鹌鹑似的模样,无声地笑了笑,冲他招手,“中也,过来。”

招小狗呢?中原中也没好气地说:“干嘛?”但还是快了步伐,跟上他。

太宰治伸手,将中原中也往自己身旁一带,顺势揽住了他的肩膀,“有点冷,两个人更暖和。”

话虽如此,可中原中也却觉得太宰治的身边意外的暖和,愣了会儿才明白,这家伙用火系卷轴给自己套了个魔法。

中原中也愤怒地说:“别他妈拿对女人那套对付我。”

“中也不喜欢吗,”太宰治勾了勾唇,无辜地说,“那算啦。”

说着他放开了手,冷意一下子又包围住了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打了个寒战,冷漠地想起一句话: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说的太好了,我选择苟且。
   
 

太宰治心满意足地说:“中也有些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嘛……啊,好痛!”

“你就闭嘴吧!”

温热的感觉从紧贴着的衣服布料处慢慢扩散开来,仿佛一种细腻而难以捕捉到的情愫,攀着他的肌肤骨肉,一点一点浸染进去。

 

中原中也止住脚步,哨塔的灯在风雪里晃动着,显得忽明忽暗。

尸体是从哨塔上掉下来的,眉心多了个血窟窿——不是子弹。

“守卫和巡逻士兵一共二十二人,都死了。”中原中也晃了一圈,缩着肩膀又靠近太宰治,打算把他当做一个人形取暖机。

“异能……”太宰治说,这时,远处传来了剧烈的轰响声,高处陡峭的积雪零星地落下来。

中原中也说:“这样会雪崩的吧?”

太宰治点头,“过去看看。”

“你确定?”中原中也不赞同地说,“如果真的雪崩了,我不一定救得下你。”

他的异能能够让他改变重力浮在空中,但是任何异能对于太宰治来说都是无效的——那个该死的「人间失格」。

“中也你在关心我?”太宰治挑眉笑笑。

“谁关心你了!”中原中也瞪向他,气呼呼地说,就像一只被激怒了的浑身毛都炸起来的猫,“你是我的任务,如果你死了,会害我的履历上多一个任务失败的污点!”

“这样啊,”太宰治摸摸下巴,痞里痞气地说:“我觉得其实,埋在雪下面的死法也不错。”

中也扣着他的手臂,眼神凶狠地说:“你想都不要想!”

能弄死你的只有我。

太宰治自认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但是偶尔他瞥见中原中也的眼神,就会觉得心脏漏跳了几拍,男人总有莫名的征服欲,喜欢挑战不可能的事——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自信。太宰治爱极了中原中也的小眼神,又勾人又凶狠,就像是一朵开在荆棘丛里的玫瑰,娇翠欲滴,等着人来采撷、蹂躏,却又无声地支棱着一身的刺,但凡碰到,就扎得你鲜血直流。

“......”太宰治错开他的视线,“那走吧。”

 

两人穿过一小片苍白的松叶林,霜雪如地毯般铺落在前方,二十多米高的城墙坐落在那儿,在夜晚散发着清浅的光亮。这是一种难以描述的、令人瞠目结舌的悲壮的美。

拥有世界之墙著称的‘白银长城’,好像是从无边的尽头漫延到另一处的尽头。寒风刮过的声音是悲鸣的英雄挽歌,入目之处尽是肃穆和凛然。

“白银长城……我终于见到了。”短暂的失语过后,中原中也喃喃出声。

“诗人说,这是神迹,是神明赋予人类的永恒之美。”太宰治说,随后他一笑,“但我知道这是鬼话。”

“第一任国王令数百万人耗时三代才完成的长城。那些人的尸骨就埋在这底下,归于凛冬。如果这都能被称为神迹,未免也太过残忍。”

中原中也没想到太宰治这样一个多数时候显得冷漠薄情的人,居然是个人文主义者。

“太宰治你——”

头顶上突然传来一声恐惧的尖叫,中原中也闭上嘴,往后退了几步。

一具成年人的身体从城墙上重重落下,砸在在两人面前的雪地上,扬起一片白雪,尖叫声戛然而止,血液争先恐后地流了出来,但不到半分钟就被寒风凝结住。

太宰治抬头,过高的城墙上方被霜雾笼罩,白茫茫的什么都看不见。

中原中也迟疑了一下,“这是…那伙伪精灵?”

尸体一片血肉模糊,但中原中也眼尖地认出了那件沾了血迹的衣服。

太宰治眯起眼睛,发现这个伪精灵的死法和先前的那些士兵差不多,不是子弹,有些像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所形成的攻击。

“你说——”这边他还在想,中原中也询问的话还没说完,又被打断。

“什么人!”声音从高处传来,然后有人快速地落在他们面前。一个银色头发,戴着副文绉绉的无框眼镜,穿着黑色风衣,手拿圣经的外国人。

太宰治看向中原中也,眼神戏谑仿佛在说:你看又有一个和你一样大冬天就穿这么点的傻子。

可惜中原中也一点儿没读懂,整个人沉浸在二次被打断的愤怒中,手一伸,把太宰治拦在身后,呈现一种保护状态,倒不是说他看不起太宰治.......好吧,他就是看不起太宰治,觉得这个人打又打不过他,只会投机取巧,浑身上下除了一个还有点重的脑子和一张能看的皮相,就没有别的有用的东西了。

作为他现在的保护对象,被护在身后再正常不过了。中原中也拧起眉:“一个外国人跑到我们国境边上,我还要问你是干什么的!”

那人冷冷地回答:“恕不奉答。”

被定义为脑袋以下全是虚设的十级残废太宰治先生微微一笑:“我就说他们怎么拿到启明还不往回跑,偏要往东边的雪原跑,原来是你们。”

中原中也斜眼瞥他:你认识?

太宰治:“纳撒尼尔·霍桑,我听朋友提起过你。”

TBC.

18 Jun 2017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