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是这样。黎簇想,我以后也会变得和他一样。
黎簇呼出一口烟,扭头从敞开着的大门往里望。
他今天很开心,喝了这么多的酒,一杯接着一杯,醉到伏在了石桌上,枕着手臂侧着头。王胖子在一边已经喝醉了,大舌头似的颠颠倒倒说着以前的事。还有一个男人坐在另一边,手里把玩着一个小巧精致的白色酒杯——黎簇认识这个,前唐古董,被吴老板收在红檀木箱里,往日连借来看看都不许——喝了许多酒都没显出一丝的醉意。
黎簇又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等到里面彻底安静下来之后,把烟蒂在石墙上捻灭,往院子里走过去。
黎簇扶起了醉的不省人事的吴老板。呼吸间带着酒气的人靠在了他的臂弯里,黎簇抬头说,“我先带他进屋,他这几年身体不大好,受不了凉。”
托着...

之前谈恋爱去了
今天大概是失恋了
心态爆炸

【碧玉】黑乌鸦 09

09

乌云遮住了一轮清月,狂风开始呼啸,树木发出“簌簌”的响声,闭目养神的张楚岚突然睁开了眼睛,深色的眼里闪过一抹明亮的光芒。

他先是扭头看了看张灵玉,张灵玉还在睡,身上盖着一层毯子,呼吸悠长平静。他坐了起来,从车窗往外看。

荒草丛生的干枯黄沙地上裂开了一道道缝隙,张楚岚听到了一些诡异的叫声和一种像是长长的指甲用力刮擦石壁的声音。

裂纹从他们的车底为中心,往旁边延伸开去。张楚岚心头一跳,直觉不对,一脚踩下油门,驾着车往外边开过去,发动机响起巨大的轰鸣,车轮胎在地面上卷起尘土,留下了几道深深的车轮印子,他开出了几百米远,忽地听见后面传来巨大的轰塌声,车子在地面上剧烈地震动。

张灵玉被惊...

【碧玉】平凡之路 01

我们为生活奔波,也为爱情活着。

01
酒吧就在学校后面的步行街上,整条街都是统一的灰黑色砖墙,蓝色的LED灯管拼出歪歪扭扭的英文单词“RAVEN”。

张灵玉是第一次来酒吧,诸葛青把他带进门后就不管他了,一转眼就消失在人潮中,他在炫目的灯光前还没想好是不是要回寝室继续研究课题,门口乌泱泱走进一大帮人,生生把他挤进了舞池。

衣着暴|露的漂亮姑娘一瞬间就贴上了他的身体,随着音乐节拍舞动,冲他眨了眨眼睛,眼影带着闪粉,在灯光下散发着细碎的闪烁光亮。张灵玉冷淡地笑了笑——他的眼睛有些狭长,眼角是双眼皮收成一条线平平划出去的,眼瞳更是冰蓝色,在暗处变得颜色幽深,显得异常疏离不近人情,有点冷淡——伸手隔...

【碧玉】黑乌鸦 08

08

张灵玉睡得不沉,他做了一个很浅的梦,梦里的他躺在草原上,嫩绿色的草苗轻轻在他脸上摆动,天空是碧蓝的,像是水粉画里浓墨重彩的一笔,分开了草地和天空的界限,风是柔和的,像是一双手,拂过他的额头、眉间、鼻梁、鼻尖、嘴唇、下巴,耳边传来悠长而安宁的牧笛声。那是另一个世界,一个让人羡艳的地方。

当张楚岚在他旁边坐下时,他就醒了。一片寂静中,他恍若又听见了两人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在逐渐重合。张楚岚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醒啦?身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张灵玉脑海里闪过无数不堪入目的记忆片段,他浑身一僵,感觉张楚岚触碰到他的肌肤都开始灼热地发烫。他往被子里缩了缩,半晌又摇摇头,哑着嗓子问道:“什么...

可能会写……吧

就是……那个……偷情……
一个辍学了的在大学附近打工的小混混张楚岚
和名牌大学高材生张灵玉偷情(划掉)谈恋爱

就是那种,趁着寝室没有人,然后亲亲抱抱,结果室友突然回来了,张灵玉就让楚岚从窗户爬出去
楚岚就坐在窗台上转过头来亲他,在室友开门进来的一秒钟内消失(没错我就是想要吹爆楚岚他真的很适合那种痞里痞气的苏!!!(这个梗是《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第八集乔尔走的那一段,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是这里真的太戳我的心了

最近入了潘海利根的Lord Geroge 这个味道太太太太太好闻了!!那种在骚包和认真中自由切换,感觉就这个味道我可以和自己过一辈子!!私心认为我流张楚岚非常适合,然后小师叔大概是那种香杉雨藤...

【碧玉】黑乌鸦 07(下)

口头耍流氓归耍流氓,考虑到张灵玉现在的身体状况,早饭重要多了。于是他带着张灵玉去一楼吃早饭,自己又回到二楼整理房间。

走之前拉住张灵玉和他说,“遇到麻烦第一时间就叫我,知道吗?我听得见的。”

张灵玉点了点头,张楚岚这才安心地上楼梯。公寓不缺的就是床,只是少床单被套罢了,他把自己房间的被子搬到另一个房间就行了。

张灵玉脑袋昏沉沉,身体里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他穿着张楚岚的衣服,待在张楚岚平时活动的地方,吃着张楚岚亲手做的早饭…空气里充满了两种不同信息素碰撞在一起,而产生的隐隐带着暧昧气息的味道。

他吃完饭,端着碗筷进厨房,出来的时候看见大黑在沙发上蹦来蹦去,一见到张灵玉出来,就扑腾着翅膀...

【碧玉】黑乌鸦 07(上)

07

张灵玉从来也没喝过酒,自然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如何。在张楚岚的床上昏昏沉沉睡了一个晚上,大清早睁开眼睛的时候仍然有点迷茫。

这是哪儿?

张灵玉从床上坐了起来,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试图想起什么,然而一星半点的记忆碎片从大脑中快速划过,他半个都没捉住。

他伸手一抓披散开的头发,在床边找头筋,就在这时,房间的旁边的玻璃移门发出了“哐当”的巨响,张灵玉被吓了一跳,扭头看去。

玻璃门外是二楼阳台,以前可能是种了些花花草草,但张楚岚没这闲心,这会儿早就都枯萎了,深色的窗帘是随...

【碧玉】黑乌鸦 06

06

三伏天又闷又潮,风吹过来时也带着些热意,好像给身体蒙了层细汗,黏腻腻的,叫人不舒服。

张楚岚搬了张小凳子坐在张灵玉的身后。这是栋集体公寓,门前自带一方小庭院,四面都筑着围墙,墙外是葱郁而高挺的香樟树。

他轻轻撩起张灵玉的几缕头发,用沾了温水的毛巾擦去发丝上粘着的污渍,再拿木梳梳开缠在一起的头发。

“明明已经给你添了很多麻烦,还让你做这种事情,真是……”张灵玉僵硬地挺着背,小声说道。

张楚岚看到他耳朵后那块雪白的肌肤变成粉红色。一点一点地烧了起来,忍不住莞尔。

“举手之劳而已,我总不能让你个伤病员自己动手吧。”

“……谢谢。”张灵玉盯着太阳的余晖落入地平线,繁星渐渐开始闪烁,...

1/5

把我带走吧

©把我带走吧
Powered by LOFTER